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扒灰都市录】(07)【作者:鸟枪换炮】
【扒灰都市录】(07)【作者:鸟枪换炮】
字数:5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在外面漫无目的的游荡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也确实累了,本想去朋友家临时住几天又怕被人看出端倪,美香终还是坐了辆的士返回了那个让人心烦意乱的家。
  大约晚上7点许,当美香推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餐桌上整齐摆放的几只盘子,盘内一道道家常菜,色泽多样、荤素搭配,一看就是精心准备的。美香一愣,心道家里不是来了什么客人吧,就在这时,公公的房门开了,探出个憨笑满面的脑袋,四方大脸,不是公公还能有谁。

  「回来啦,美香!饭早做好了,正等你呢,快换鞋子,我把菜热热就能吃了。」像个憨厚体贴的丈夫对忙碌一天刚到家的妻子温声招呼道,神情自然坦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哦,爸!不是让你不用等我吗,我在外面吃过了」美香借换鞋的时机背转身来,扭过头低声答道,心里觉得这声「爸」字怎么听怎么别扭。

  「人是铁,饭是钢,忙了一天,在外面也吃不到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对身体不好,我做了你们平时爱吃的糖醋排骨,还有清蒸鲈鱼,你多少吃点吧」

  美香平时很注重对身体的保养,晚上一般很少吃,刚说的外面吃过只是没想好怎么面对公公的托词。不过今天到现在确实几乎没吃东西,晃荡了一天,想心事的时候没觉得,回到家闻着桌上的菜香一下子还真有了些饥饿感。

  美香换好鞋,将包包随手放在鞋柜上转过身来仍低着头。「真的不饿,只是有点累,我去…………」。

  「咕咕……」话没说完,不争气的肚子竟然不合时宜的叫了两声,像是在抗议。尴尬的美香头低的更低了,露出的玉颈上隐隐泛着绯红。

  「呵呵!你看,我听着还是饿了,这样胃会出问题的,赶紧过来坐,马上就好。」公公咧嘴一笑也没管儿媳的反应,自顾着去厨房忙活了。

  美香不好再拒绝,只得坐上餐桌,低头捏着裤脚,神情间颇不自在。好在没等多久,公公就麻利的准备妥当,热好菜后老人盛来两碗饭,这才在对面坐下。
  男人弯腰间眼角余光瞥到桌下一对淡紫色凉拖,两只秀足玉趾向内收紧,往上是两截冬藕般的小腿并拢屈膝,上部被遮于桌布当中,看不真切,不过还是双目一亮,呼吸一紧。似乎是感应到男人那饱含侵略性的目光正在凝视,美香缩了缩脚,轻咳一声。

  老方这才反应过来,对自己的微微失态抱之一笑「呵呵,快吃吧,别再凉喽!」
  美香压下心中的羞涩,拿起筷子正要夹菜,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纤手就那么举在半空,表情显的有些局促。

  「这……那个……」

  老人捕捉到儿媳眼眸中的犹豫不安像是能读懂人心,宽慰到「放心吃,爸再怎样也不会无耻到那种地步,以后也不会那么做了。」

  美香顿觉大羞,不过总算放下了心,这才动起筷子,细嚼慢咽的小口吃了些。
  饭后,公公又体贴的主动将洗涮碗碟揽过去让美香去歇着,倒让美香一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爸,还是我来吧,这些事哪能让您做。」

  「没什么,你也累一天了,再说能为你做点力所能及的事爸也乐意,快去吧」
  美香一对凝霜皓腕几次抬起又放下,终是叹了口气,不再僵持,心思复杂的瞥了老人一眼转身上楼而去。

  沐浴过后,洗去一身汗渍,这才觉得心情平复了些,换了一套干净内衣,乌黑发丝盘于一只荷花边的贝雷浴帽中,挤出来的几撮发梢上还悬坠着水珠;外面只穿了套姜黄色两件套真丝睡衣,一根腰带将睡衣与肌肤拥抱在一起,在腰间打了个蝴蝶结,显的恬静而不失优雅。美香屈膝坐在床头,双臂环抱小腿,螓首慵懒的搭在膝上,寒星般的眸子像是没有焦距般凝视前方,也不知道思绪飘到了何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像烛火一爆,眼里有了丝神采,且越来越亮,闪烁着跃跃欲试的雀跃,像是做了某个决定,美香起身朝外走去,临到门口,又急急返回来从衣柜里拿了件棉质白色短袖T恤套在睡衣内里这才复又向外走去。
  楼下公公碗筷早已收拾妥当,靠在沙发上大腿翘二腿,津津有味的眯眼看着某卫视频道播出的连续剧「金婚」,剧中正播到文丽回娘家诉苦,家人劝其生个儿子问题都能迎刃而解这段。

  「那个……」

  一声轻轻的话语惊醒了沉侵于剧情中的老人,老方抬头见儿媳正俏生生的站在背后,亭亭玉立,呼吸间一股清新的沐浴乳香气挥发开来,浓而不腻,让人神清气爽。老方微微一怔,屁股挪了挪,直起身子。

  「呃,美香…………你怎么没在上面休息,有事吗?」老方有些意外,一双狼眼却抑制不住的在儿媳曼妙的娇躯上来回梭巡。

  「有几句话想和你谈谈。」美香对老人的眼神装作未见,轻声道。

  「咕咚」老方吞了口口水这才张口「哦,好啊,哼哼……吓我一跳,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就聊天嘛,坐下说吧」

  美香轻步款款走到另一侧的一组单人沙发前,拢了拢宽大的睡袍下摆这才并腿做下,简约大方的木质茶几刚好挡住了一对纤纤玉足。还没开口,美香已是霞飞双颊。但她知道问题终要说个所以然,强行抑制住心中的起伏。

  「那个……昨天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就当是场梦,我们都忘了好吗?以后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尊重和照顾您。」

  美香终于淡淡的开口,一副开诚布公的架势,颇有些高冷范。

  「不可能!我也不同意!」

  老方直接拒绝,干脆果断,语气笃定,不给儿媳任何回旋的余地。仿佛根本不吃这一套。

  话说到这份上,前路被堵死了,美香不愿这么轻易放弃,其实老人这种反应她也想到过,来硬的怕是效果会适得其反。为了挽回窘境只得放缓语气,继续道「爸……我们不能对不起小杰,一旦事情败露,后果不堪设想。我也知道妈走的早,您身体硬朗,还有……有些寂寞,我可以托朋友帮您介……」

  「行了,你不用多说,我就认定你了,昨晚你已经答应过我,怎么又要变卦,再说有任何后果我担着」老方不待儿媳说完就打断道,也摆出了一副拒不让步的架势,态度强硬倒也不失担当。

  「昨晚那是…………」美香很想辩驳那是他用卑鄙下流的手段给自己下药,是自己不清醒的情况下答应的,可话到嘴边还是咽回了肚子,这不是自取其辱嘛。没想到公公连话都不让说完就再度拒绝,想好的一堆托词都被堵在了腹中,面对这只油盐不进的老狼实在无从下手。

  「我敬您为长辈,您就不能为我想想吗,为什么非要如此作贱我。」美香纤手撺的紧紧,香肩急颤,嘤嘤泣道,柔弱而无助。

  美人的眼泪还是有一定杀伤力,这下将老方吓的不轻,一阵手足无措,就要过来安抚。

  「别过来,不许碰我」。

  老方果然听话的没再靠近,只是嘴唇一阵嗫嚅。

  「乖美香,爸不是成心气你,每每夜深人静,孤枕难眠的时候,脑子里都是你的影子,想到你笑的样子,心里都也甜丝丝的;想到你难过的时候,又酸楚楚的。看不得你受一丝委屈,恨自己没能多长一颗心来疼爱你。爸要是想找别人早就找了,这么多年,你难道就没看出来?我心里早容不得别人,只有你。」老方的甜言蜜语像白捡来似的不要命的往外倒。

  「呸!所以你就用那种龌龊的手段?」儿媳轻呸一声,白了眼公公,愤愤回了句。只是声调明显低了,面颊轮廓也柔和舒展了些。

  「本来如果没有小杰不能生育这档子事,爸也没想真要那样,就一直默默的陪伴在你身边看着你过得好就够了,可偏偏这事发生在我们身上,也许这是天意,一时间爸实在情难自禁,这才做了蠢……蠢事,都是……是我不好,打……我骂……骂我都随……随你。」

  老方强挤了几滴泪水,用充血发红的眼球深情凝视着儿媳,说到后来甚至泣不成声。

  美香没想到公公心中还有这许多计较,着实被这连珠炮般的抢白惊的不轻,竟连自己已不再啜泣也恍然不觉,嘤口微张,杏目圆睁如被下了定身术,直愣愣的盯着这个声泪俱下的老人。

  老方知道自己七分假三分真的话语唬住了美人,见儿媳的表情心知有门,霎时间心思电转,决定再加一把火。

  「我不是人!」啪!…………「我是禽兽!」啪!…………「不是人!」啪!「禽兽!」啪…………

  只见随着啪啪的一阵巴掌声,老方皮糙肉厚的老脸上起了浅浅的几道手指印子,原来是在自己扇自己的嘴巴,而且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清脆的巴掌声这才将美香从愣神当中拉出来,一见公公的作为哪还坐的住,顾不上矜持,慌忙起身疾步阻止。

  「爸!快停下,别打了,我没真怪你,就是心里有点乱,你这要有个好歹,等小杰回来我怎么交代。」美香急声劝阻,慌忙拉扯着男人手臂,可站在公公身前似乎矮了半个头,体型更是不能比,几次没拉住反倒自己差点不慎跌倒,慌乱中被公公一把捉住香肩。

  「你说的是真的?真没怪我?」

  老方这才停下手,急急问道,心中对自己的苦肉计相当满意。能换美人青睐,那点皮肉之苦对皮糙肉厚的自己来说小菜一碟。

  「爸,你先放……放手」。

  美香重新站定后发现自己的睡衣经过刚才的拉拉扯扯,腰带松散,襟口大开,虽然里面早有防备临下来前套了件T恤,可在公公的炽热目光下,好似全身赤裸,很不自在。

  「哦,没弄疼你吧,是我太毛糙」老方深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随即抽离自己的双手,在胸前搓了搓。

  美香转过身子重新将衣服整理好,深呼两口气,才坐回了原来位置。

  「怪你又能怎样,难不成还真……,算了」美香没好气道。

  「是,是,呵呵!」老人连忙附和。

  「事已至此,为了方家有…………有后,我可以答应,但是你也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昨天你不是已经说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没能怀上,这事就算啦。」
  「不行,我…………我没说具体,还得再加几条。」美香也不知道这样是对是错,只知道自己根本没从内心接受这个男人,甚至还有点讨厌,只是迫于已经发生的事实,也确实想有个自己的骨肉这才委身于人。

  「好,只要是你提出来我都答应还不成吗」。老方爽快的开口。

  美香起身从包里拿来一盒东西丢在茶几上,理了理思路,少许后才说道:「不准再用那种卑鄙的手段,否则就算被你得逞,事后我也会用这个将希望抹杀干净,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在这期间,你不能强……强迫我……,做…………做那…………那种事必须经我同…………同意」。

  「好,就依你。」老方压根不关心有没孙子,有了更好,没有也无所谓,之所以爽快应承下来是不好将自己的兽欲暴露的太明显,引起儿媳的排斥。

  「还有,你不能干涉影响我的正常工作生活,我有自己的事做。」

  「这也没问题,还有吗?」

  「再就是你多注意下自己的个人卫生,我讨厌别人脏兮兮的样子。」

  「爸就是粗人一个,年岁也大了,又没多少应酬,不比你们年轻人,我尽量,尽量。嘿嘿…………」老人憨憨一笑的说道。

  「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话,就这么多,没其他事我要休息了」。

  「呃…………」老方摸了摸自己拉茬的胡须欲言又止。想到好事多磨,不急于一时,便将想与美人同塌而眠的话语憋回了肚里。

  美香也是故作未闻,自顾离去。

  「哼…………」老方暗哼一声,心中想到「到时候可由不得你」。

  如此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天,期间老方也确实没有什么逾越之举,只偶尔在两人同处的时候说几句荤话,逗逗儿媳,而美香总是面红耳赤的不接话茬,伺机躲开。

  转眼到了周六,美香今天没课。上午和闺蜜看了场电影,再随意逛逛商场,就在准备找地坐坐的时候,丈夫方杰打来电话,让美香略感意外,男人先是介绍了自己的近况,大致是些工作上的事。然后才问到家中情况。

  「家里一切还好吗?你一人又要工作还得照顾爸,别太累着」。

  「嗯,一切都好,放心,我还照应的来。你一个人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没事别乱跑」。美香不忘叮嘱一句。

  「呵呵,我知道,现在就是工作地点、酒店两点一线」。

  「地域环境还能适应吧?」美香又关切问道。

  「这里比我们那还舒服,没什么不适应,就是饮食有点不习惯。对了…………」男人沉默了一阵。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美香,咱两刚在一起的时候就听你说过将来想养个大胖小子,看着别人家围着父母团团转的孩子我也着急,可是…………对不起!」

  美香咬着嘴唇,嗫嚅半天才接口说道:「说什么傻话,两人世界也挺好,再说也并不是就完全没有了希望。」只是声音有点发颤。

  …………

  结束了电话,美人的心绪像是平静的湖面突然吹来了一阵风,绵绵起伏,不再平静,也失去了继续游逛的兴致。

  「燕子,突然觉得有点累,你们玩吧,我想回去休息了」。

  「别啊,还没尽兴呢。不是私会什么小情郎吧。嘻嘻…………」这位好闺蜜总是喜欢调侃人,说完还朝美香直抛媚眼,咯咯直笑。

  「别瞎说,谁私会……真就是有点累,想好好歇歇,咱们下次再约吧」。
  「呃…………那行,你自己慢点」吐了下舌头,燕子只得答应道。

  「嗯!」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