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周日的快乐一天
周日的快乐一天

周日的快乐一天



周日一觉睡到自然醒,都快上午十一点了,妈妈忙着准备早午饭,厨房传来阵阵葱油香味。妈妈今天下午班,两点就要去药店和于小兰交班,然后到下午八点等邢雪雯来接班。

  我进到厨房,看到妈妈全身赤裸,只系着一天白色围裙,穿着拖鞋在烧饭。

  因为塞着大号的透明肛塞,妈妈只能屁股后翘,双腿微曲内八分开,姿势有点怪异。透过透亮的肛塞可清晰的看到了里面粉红色的肠壁时不时的轻轻蠕动,淫靡的样子让人热血上涌,不自觉的就行起了举枪礼。伸手拍拍妈妈的丰弹雪股,就要去拉动肛塞。

  「阳阳,别闹!妈妈要做饭。」

  「妈妈,你以后真的要不管白天晚上都插着肛塞啊?」「嗯,小坏蛋,这不是你要求的嘛,现在又来取笑我。下午戴着去药店上班试试看。」为了加速妈妈的肛门扩张进度,昨晚和妈妈说好,以后不论居家睡觉还是上班逛街都要塞着她最大极限的肛塞生活。只有在爸爸回来的日子取下来,就当做肛门收缩训练的日子。争取在半年的时间里把现在的最大4厘米的直径一点点的扩大到6厘米。

  「妈妈加油啊,不过不要急于求成啊,要是肛裂出血就不能按时间表调教成极品菊花了。」「知道啦,小色鬼!每两周突破直径2毫米的极限对我很轻松呢。」看着妈妈将最后一道菜炒好,我伸手将肛门塞拔了出来。「吃饭前,先喂饱下面的两张嘴巴。」「讨厌!」妈妈说着关掉燃气灶,趴在灶台上高高撅起屁股,我的晨起的大阳具轻松的插入了妈妈的菊门,里面很湿润,因为早上灌肠的清水现在随体温温暖让鸡鸡感觉非常舒服。妈妈用力收缩肛门括约肌,我感觉分身就整根被一圈圈的饿肉腔严丝弥合的紧急包裹住。这种握紧力度是阴道无法给与的,那种温热湿滑也不是手握能够比拟的。我慢慢的向外抽,妈妈则拼命的缩紧肛门;我慢慢的向里插入,妈妈则像排便那样向外用力拉,给我的感觉后庭很有阻力,但是我用力插得话也能够进入。那种往外抽被大力嘬住,往里插被阻挡的感觉,真的让人欲仙欲死,我都感觉要不了几分钟我就要缴枪。妈妈也好不到哪去,每一个回合,她都从身体深处发出无法控制的嘤咛。随着配合的默契,我们逐渐加快速度,妈妈支地的两条美腿开始不能自主的颠动,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太过强烈的肛肠刺激让妈妈意识迷失般的一只手狠狠的揉捏乳房,另一只伸向下体两指扣入阴道,随着腿颤的韵律快速插动。唧哒唧哒的淫水飞溅声,更添淫靡,让我的速度更快一分。突然,妈妈不在抠弄阴道,两指沾满粘液的修长手指,对着小肉核就是疾风暴雨般的揉搓。妈妈整个躯体开始变得滚烫,背部也开始一片粉红,我两手摸到双乳的乳头,高高立起,好似有奶水要喷涌而出似地。

  一股透明水箭直射地板,散落反溅到绿色厨壁上,就像清晨草叶上的滴滴露珠。因为妈妈仍旧保持肛门的一拉一缩的状态,以至于水箭不能连成一线,被人为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水体飞镖。

  我双手狠狠抓住妈妈双峰,狠命抽插。尽管妈妈都快要昏迷过去了但是我还是感觉到她拼命控制的括约肌的一拉一缩,以便我体验到最爽的乐趣。心中感动,下体加速一股电流直击脑门,顺着神经冲破精关喷入妈妈的直肠。一团团的火热烫的妈妈浑身战栗。此时,我如果松开收到话妈妈一定会像一滩肉泥一样软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妈妈才缓缓恢复体力,温柔的帮我清舔鸡鸡上的秽物。因为蹲在地上的缘故,妈妈直肠里精液流出滴在地板上。看到我期待的眼神,妈妈冲我娇嗔的挥挥小拳头索性用力在地板上拉,乳白的精液混合着肠液落在地板上妈妈的潮吹骚水上。妈妈俯身低头用她那艳红的舌头就在地板上将三种液体搅拌混合,不,这个过程中还加入了妈妈口水和唾液。妈妈用舌头将这些混合液聚拢到一起,嘬唇吸入口中,做出品味的样子斜眼嗔我,然后故意很大声的咽下去。我刚刚射精软化的大屌腾地一下就又怒气昂扬了。

  饭后,妈妈出门前尝试4。2厘米的肛塞居然成功了,兴奋的舔舐着手上荔枝味的润滑液显得很兴奋的样子。我理解妈妈此时的成就感,每一毫米的进步都是来之不易的。无不经过了不断充气肛塞的开发,和枯燥提肛锻炼的苦闷。

  下午一人在家怕无聊就和妈妈一起去了药店,妈妈药店的工作装就和医院的护士服样式差不多,有那种叠起来的小帽,粉色的大褂,很厚实。所以妈妈即便真空上阵在外面也看不出什么不妥。

  妈妈换装的时间,小兰忙着清点库存。「小兰姐,你今天的发型真好看!波浪披肩,很有味道。你男朋友帮你设计的吗?」「他哪里懂,昨天才做的头发,弄了三个多小时呢。」说着还用手把头发在一起拢了拢,很高兴的样子。正当我们闲聊中,妈妈已经换好衣服下来,只能看着她们清点交班。偷偷欣赏妈妈别扭的走路姿势。

  「小坏蛋,你想勾引大奶兰啊?看你们刚才聊的眉开眼笑的样子。」「妈妈,吃醋啦!我有妈妈一个人就足够了,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了。虽然小兰天生巨乳,但是不是我的最爱,我最爱妈妈的美丽菊花,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替代。」妈妈两眼水汪汪的看着我「信你才怪。」不过那柔情的语调让我心中一颤。

  顾客来来往往,妈妈也忙碌起来。期间我帮妈妈找药,开单,收钱也不觉得无聊。趁机还能吃吃妈妈的豆腐,都弄的她两股湿热。期间有一个小姑娘来买意可贴,妈妈一时忘记在那里了,就俯身在柜台下翻找。我见妈妈屁股正好对着我,我张望那个女孩只是忙碌手机没有注意这边,我伸手进去啵的一声,把妈妈的肛塞拔了出来。小姑听声抬头看向这边,妈妈吓了一跳看到他人的目光也只能装作无事一样,但是手脚明显慌乱,把药品弄得乱七八糟的。

  「妈妈,这是什么啊?瓶盖弄这么紧!」我大声的说道。

  「快盖好,放回去。是易挥发类药品!」妈妈的脸红红的。

  「哦,原来是易串味药品啊。」说话时又把肛塞用力吡啾一声塞到的妈妈的菊门里。这时妈妈的整个脖子都通红了。

  有事情做时间过得很快,下午六点钟妈妈问我饿不饿,她要给我出去买东西吃。我说等你下班回家吃吧,最喜欢妈妈做的菜,忍忍就好。妈妈你多喝些水,就不觉得饿了,妈妈又说我知道嘴甜。一杯一杯的喝着热开水。不到七点钟妈妈要去厕所,我不允许。「妈妈,不许去,今天进行憋尿调教!」她才发觉上当使劲翻我白眼。

  一下午的玩弄,不但妈妈两股泛滥,我的阳具也胀痛的厉害,掏出大鸡鸡顺势躺在柜台后面。妈妈见此时没有人就坐了上去,两手拔住柜台抬头注视着药店门口,下身却猛力的摇动,起伏。远远看到有人来就赶紧起来把衣服顺号,笑脸迎上去,我也赶忙把鸡鸡收入裤子,万一有人探头往里张望就尴尬啦。顾客一走妈妈就又急速坐上来起伏。

  还有半小时就到交班的时候了,让妈妈蹲下,我负责看向门口,双手抓着她的头发大力深喉起来。真爽,喉咙的紧润又不同于阴道和肛道,那种脆骨感又带有韧性的摩擦对龟头的刺激真是无与伦比。妈妈用双唇紧紧的包裹住上下牙齿,避免弄痛我,舌头努力伸出,脖子伸直,好让我插得更深。努力做吞咽动作,使自己不要有呕吐的反应。善解人意的妈妈让我每一下都一插到底,整根而没。快速了摩擦让我觉得马上就要爆发出来。

  忽然我觉得这次不直接射到胃里去了,我抽出一部分阳具只留大龟头在妈妈口腔,让她快点嘬,不要咽下去,要一直含在嘴里回家做饭时当调料。一大股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妈妈的嘴里,她都有些一口含不下的样子,但是还是努力包裹着甚至把我管腔里剩余的牛奶都吸了出来。

  满满的一大口浓稠精液含在嘴里,咽又不能咽,吐又不能吐,只能瞪着两个大眼睛做生气状。而且妈妈内急的厉害,有些憋不住的样子,想夹紧双腿但是后庭又塞着大肛塞,想走动缓解下难受,又觉得后门摩擦的难受,只能是急得直跳脚。冲我发出母狗一样的嗯哼的鼻音,以示自己的不满。

  我故意拿出两个导尿管问妈妈是干什么用的,具体怎么使用啊,插进去的时候疼不疼之类的。只惹得妈妈尿意更盛,坐立不安的样子。放入妈妈的挎包里,让妈妈入账,对她说回家后试试效果,又惹得妈妈粉拳相向。

  哒哒的皮鞋声传入耳中,看到雪雯阿姨的高跟黑丝迈入店门口的时候。只觉得度秒如年的妈妈有一种被绑架的少女发现救星的幸福感。

  「荣姐,今天不舒服吗?」雪雯阿姨看到妈妈说话含糊,走路怪异的样子关心的问道。我只能给妈妈解围说妈妈有点感冒,四肢乏力,嗓子也有点不舒服。

  「阳阳,回去让妈妈多喝些水,吃点感冒药,明天就好了。」妈妈听到又是狠狠的用大眼剜我。

  妈妈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挨到家的,一路上好几次都觉得膀胱要爆炸了,淅淅沥沥身上都一股尿臊味了。坐到家里马桶上的一瞬间,就像潮喷一样的尿液冲击而出,整整尿了70多秒。妈妈才像经历了一次极度高潮后虚脱的样子向厨房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