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养老传奇】(05-06)作者:AKB4949
【养老传奇】(05-06)作者:AKB4949
字数:8287


                (五)

  整整30亩的宽阔草坪,150年历史的巴洛克式大教堂,1000只骤然升空的白鸽,赵斌给杨雪霏呈现了所有女孩梦中的婚礼。

  拖着长达两米后摆的抹胸白色婚纱,对于花费了60万筹备婚礼的赵斌,杨雪霏的回报是义无反顾的「我愿意」三个字。

  有人说,这是女人一辈子中最美的一天,宣誓的仪式过去后,杨雪霏跑去更衣室准备更换晚礼服,之后是新郎新娘向婚宴来宾敬酒的环节。

  或许是有些紧张,轻微的汗水让精心装扮的妆容有了细微的破坏,杨雪霏并不十分满意化妆师的补妆,但又碍于面子不好直说,只能悄悄地跑到女厕所的单间自己补起妆来。

  不久,厕所内传来一阵脚步声,随之而来的是两个年轻女人的谈话声。
  「你别说,新郎新娘郎才女貌,挺般配的啊。」

  「嗨,般配个屁。新郎怎么会看上她了呢?」

  「怎么?你嫉妒啊?」

  「听说,」女人的声音一下子压低了不少,「新娘是个有名的公交车,你不知道啊?」

  「公交车?什么意思?」

  「你装什么纯洁,就是人人都可以上的骚货婊子啊。」

  「还真不知道,你不说还真看不出来。」

  「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你看她长的,那张脸简直就是狐狸精的代名词啊!」
  「但我觉得她好像没整过,脸和身材都不像开过刀的样子。」

  「是没开过刀,所以才是天生的狐狸精啊!上过她的男人,从这估计能排到黄浦江。」

  「这你就夸张了吧。」

  「这可说不准。」

  「好了好了,妆补完了吗,补完该走了,你这么背后说人坏话,等会儿人家新郎新娘过来敬酒的时候,看你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走吧。」

  杨雪霏坐在单间的坐便器上,双手紧紧地撰住拳头,却始终没有冲出门外。
  为了不破坏这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就让她们说去吧,反正以前的日子马上就要一去不复返了。

  补好了妆容,也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杨雪霏大方又悄无声息地走出了女厕所。

  杨雪霏以一袭白色打底黑金勾边的白花竞鸣旗袍登场,旗袍开叉到大腿根部,笔直修长的腿部线条可以偶露春光之外,定制的修身款式更是勾勒出她宽肩细腰,丰乳肥臀的傲人身材。甫一出场,便成功夺取了全场来宾的视觉焦点。

  身材高挑的她脚蹬一双红色细高跟漆皮尖头皮鞋,站在高大挺拔的赵斌身边虽不是小鸟依人,却也是十足的金童玉女模样,神采飞扬。

  两人开始一桌一桌地给来宾敬酒,不一会儿,赵斌便有些略感不胜酒力了。
  「来来来,恭喜我们的校花大美女喜结良缘!。」一个戴黑框眼镜三十岁左右的胖子说到,这一桌全是杨雪霏初中和中专时的同学。

  「是啊,恭喜恭喜。」众人纷纷附和。

  「雪霏当年可是不少人心目中的女神啊!」另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净,「当时还不叫雪霏,叫胡莉呢,大家都开玩笑说她是狐狸化成的精来诱惑我们的!。」

  赵斌在众人的起哄之下同样把杯中的酒一口闷下,而杨雪霏只能在一旁尴尬的笑笑。

  「没错,新郎官好福气哦,不对是好」性福「,胡莉可是真正的」大众情人「

  啊!「一旁的另一个略有姿色但稍有些胖的姑娘阴阳怪气地补充到,显然话中有话,杨雪霏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她之前在女厕所背后大放阙词。

  好在赵斌在众人的劝酒下无心旁骛,没听出她的话中有话。杨雪霏此刻却也无力报复,赵斌已经有些醉醺醺了,还剩下最后一桌,她和伴郎伴娘要赶紧拉着赵斌去招呼那一桌客人,马上就能结束了。

  杨雪霏转过身,却看到了最不想看见的人。李海明,这个染着黄头发,有着几分模样却痞气十足的男人正是当年在学生时期用花言巧语夺走了杨雪霏初夜,随后又在北京把她骗到风月场所卖淫的人,杨雪霏有多恨他,自然不言而喻。
  李海明露出了熟悉的坏笑:「莉莉,恭喜你成功洗白嫁入豪门啊。」

  杨雪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怎么是你?」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你有请帖吗?」杨雪霏冷冰冰地回应到,心里骂脏话却骂了一千遍。
  「怎么,不能不请自来啊?我可是包了大红包呢。」李海明端着酒杯凑到了杨雪霏跟前,逼的她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雪霏,这位是?」赵斌因为醉酒而显得有些迷糊的声音从杨雪霏背后传来。
  「啊,这是我以前同学,前面那桌坐不下了。」杨雪霏只能暂时强颜欢笑,赶紧编了个瞎话想要搪塞过去。

  「哦。」赵斌只是心不在焉的应答了一声,便又仿佛有惯性地冲破伴郎伴娘的阻挠准备倒酒。

  杨雪霏赶紧给李海明使眼色,意思是让他赶紧滚,但李海明又怎么肯善罢甘休,他摆明了是来捣乱的。

  杨雪霏没办法,也不好硬赶她走,但见李海明主动给赵斌敬酒,天真的杨雪霏刚以为他只是要灌醉新郎,却只见李海明到赵斌耳边低声耳语几句,然后从上衣口袋内掏出一张带壳的光盘塞给赵斌。

  新郎赵斌的脸色铁青,又一副不好发作的样子。

  这可把杨雪霏吓惨了,李海明肯定是把自己过去那些不光彩的事又添油加醋地说给赵斌听了,至于那盘光碟,莫非是从前留下的性爱光盘?

  杨雪霏下决心不能再让他这么闹下去,刚准备叫保安,李海明又说话了:「新郎官可以替我们好好疼疼新娘啊,新娘在床上那骚样,那技术,嘿嘿,大家说是不是啊?」一转头,一桌子都是高矮胖瘦的男人,中年男人居多。

  「没错!」

  「就是就是!」

  「干死那小骚娘们儿!」

  一桌子十几个人纷纷附和到,李海明更是胆大包天想要去伸手摸杨雪霏高耸的胸脯,被她一巴掌打开。

  只见赵斌被气的怒火中烧,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然后扭头就走,伴郎伴娘拉都拉不住。杨雪霏感到一阵胸口绞痛,眼睁睁地看着新郎摔杯而去却毫无办法,而李海明在一边冷冷地却又放肆地笑着,笑声分外刺耳,再仔细一看,这一桌竟然都是杨雪霏以前的嫖客,情人和包养过她的金主。

  杨雪霏头痛欲裂,整个人浑身直冒冷汗,像掉入了无尽的深渊。

  挣扎着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更是一片寂静。
  她急促地喘着粗气,缓过神时,才发现这是一个梦,一个虽然嫁入豪门,却不寒而栗的梦。

  杨雪霏僵硬地直坐在宽大的席梦思上,看一眼床头柜上赵斌送她的百达翡丽腕表,不过五点而已,她却不敢再睡了。

  习惯裸睡的杨雪霏一丝不挂地站在洗漱台的镜子面前,用冷水让自己清醒过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一具让男人折腰的美好肉体,和女人都羡慕的纯天然完美脸庞,但这个虚荣冷傲的人又真的是自己吗?

  洗漱完简单地装扮了一下,三月初的天空,已然迎来了日出。

  杨雪霏出门了,除了每周三,去看护的老人家是家政服务的日常工作,尽管一般都是早上八点到老何家,下午四点走人,但老人家都起的早也

  无妨,在街边吃着早餐,看着晨练晨跑的老人和年轻人,还有开始准备上班通勤的川流不息人群,一路散布过去,享受着久违了的,静谧安逸的早晨。
  走到何建国家,杨雪霏掏出钥匙开了门,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墙上的石英钟指针指向了六点五十分,这个时间段何建国会在哪儿呢?是去锻炼还没回来么?
  杨雪霏在小区的报栏橱窗前发现了何建国,他正在给橱窗里的报栏更换最新的报纸,一丝不苟。

  「何叔。」

  「莉莉,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见到杨雪霏,何建国的脸上展现出由衷的笑容。

  「啊,今天起的早,您这是干嘛呢?」

  「换报纸啊,把昨天晚上的晚报换上去,解放日报,人民日报,新民晚报……这是我退休以后每天的主要工作之一。」

  「现在还有人看吗?」杨雪霏表示不解。

  「有啊,当然有啊,附件住着的老头老太太都会看的,你们年轻人可以上网,拿手机和那个什么ipad看,年纪大的人不会上网,这个报栏就是他们了解社会新闻的一个窗口。」何建国关上报栏的铝合金铁窗,然后锁上,手上拿着更换出来的旧报纸。

  「接下来要把这些过期的报纸拿到居委会去,到一个月再卖到废品收购站去。」
  「我还有一个问题。」杨雪霏就静静地跟在何建国身后,「您为什么回上海会从事这些基础的工作,您给我的印象还是从前那个叱咤风云的刑警队队长啊。」
  「嗨,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无论是做刑警破大案,还是做基层干警处理家长里短的小事,只要是为人民服务就没有区别。」

  「哦。」杨雪霏撅着嘴,心想这么多年了,何建国的奉献观念和正义感还是那么强,按现在的话说,便是三观极正。

  两人一前一后,把旧报纸送到居委会,老何同居委会的老头老太太一个个打过招呼,大家却对杨雪霏的身份颇感兴趣。

  「老何,这姑娘是?也没听说过你有子女啊。」

  「哦,这是我侄女,外地弟弟的女儿,来上海住一段时间。」

  「这小姑娘长的可真漂亮!」

  「是啊是啊,长的像外国人呢!」

  「小姑娘侬几岁啦,结婚了吗?没结婚阿姨帮侬介绍个……」

  杨雪霏被一群大妈们包围着,赞誉着,心里还挺高兴的。

  回到何建国家里,杨雪霏便开始忙碌起来,买菜洗菜,洗衣服,做午饭,这些日常的工作现在杨雪霏都十分熟络了,只是有时候何建国会来指

  导她做菜,他悉心的教导不由得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十岁前由于父母工作较忙,她时常会到邻居何叔叔家蹭饭吃,何建国虽然是个单身汉,但是论做菜的手艺和水平不输任何人。

  那时的何建国四十多岁,年富力强,作为一名出色的刑警,他坚毅勇敢,胆识过人,是附近所有孩子心中的偶像,就住在何建国家楼上的杨雪霏自然不例外,也是由于相比其他孩子更多的接触机会,能品尝到何叔叔的做菜手艺,听到何叔叔的英勇事迹,在年幼的杨雪霏心中,何建国一直是一座高大的丰碑,甚至比自己的父亲更有安全感和亲近感。

  一晃快二十年过去了,自己出落的亭亭玉立,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而何叔叔的皱纹和白发却占领了阵地,病魔甚至开始吞噬他的生命,这怎叫人不感到唏嘘。

  做家务只是杨雪霏这份工作的一部分,陪老人聊天才是每天都来进行看护照顾的意义所在,与之前几位需要照顾的空巢老人相比,杨雪霏显然与相对年轻的何建国更聊的来,两人不但有共同的记忆,更有共同语言,何建国见多识广,博闻强记,杨雪霏不但愿意和老何聊天,更享受与其聊天的过程。

  午饭是简单却不粗糙的一荤一素一汤,都是杨雪霏结合了南北烹饪的技法和老年人的口味及营养而进行改良的,事实上,通过何建国的指导,杨雪霏觉得自己的烹调水准更高了,而且她比从前更用心地花在了做菜上,两人饱餐一顿,打开电视休闲一会儿,随后再是一个小时的午睡,时间过得惬意又充实。

  杨雪霏也靠在沙发上小憩了一会儿,这次她没有做噩梦,休息地格外踏实。
  ***********************************
  ***********************************
                (六)

  午后时分,正是阳光能够最充沛地洒进一楼院落的时候,温暖的阳光不仅带来春天的气息,也让室内逐渐升温。

  「去浴室吧,我帮你洗澡。」杨雪霏幽幽地说道,仿佛是害羞的少女一般。
  「还是我自己洗吧,毕竟你是姑娘,不大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这是我们的工作之一,再说了,之前我也帮别人洗过澡的,我都没不好意思,你怕什么?」杨雪霏一边去抽屉里拿出换洗的衣物,一边假装满不在乎的说道。

  「可我还没到要别人洗澡的年纪。」何建国还是感到有些别扭,毕竟男女有别,杨雪霏还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年轻姑娘,自己要在她面前光着洗澡怎么也下不了决心。

  「放心,我不看。」杨雪霏做了个鬼脸,「再说你一老头子了,有什么好看的。」

  何建国又好气又好笑,只能接过杨雪霏手中的换洗衣物进了浴室。

  何建国的年纪确还没到不能自己洗澡的地步,但脑中的肿瘤已经开始压迫部分神经,整个人的肢体协调和平衡已经比从前差了好多,洗澡这样的事情恐怕没几个月就必须要人帮忙了,以避免潜在可能的摔伤撞伤。

  浴室不大,也是十几年前的老式装修,何建国找了一把小凳子坐在老旧的浴缸当中,其实刚才要踏入浴缸他也感到略微的吃力。才洗完头,正淋浴着身子,浴室的门哐当一声就打开了。

  「要帮忙搓背吗?」笑嘻嘻的杨雪霏修长的身子斜靠着门沿,双手环抱在胸前,仿佛是有意要托举着她饱满的双乳似的。

  「不需要!」何建国这次有些真的生气了,「你说你怎么也不敲下门?」
  「不要就不要。」杨雪霏撅着嘴,「放心我不看。」说完还真的假模假样地把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何建国只能苦笑,他也不知道光着的自己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莉莉,别捣乱,让何叔好好洗次澡。」

  「你要好好洗澡,就应该让我帮你洗,你不相信我吗?」

  「好好好,下次好吗?」

  「好,那下次。」见何建国犟不过自己,杨雪霏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身关上了浴室的门。

  慢悠悠地擦干完身体,何建国准备穿衣服,却怎么也找不到应该换上的干净内裤。

  「莉莉。」

  「什么事?」

  「我内裤呢?等会先别进来!」

  「唉!」何建国一声哀叹,显然是晚了,杨雪霏大大咧咧地直接打开了浴室的拉门,全身赤裸的何建国就暴露在杨雪霏的四目明眸之下。

  「诺,我帮你拿来了,之前忘记了。」杨雪霏右手细长的食指穿过老年男式内裤的一条侧边,然后耀武扬威地在何建国的面前甩动着,挥舞着。

  几乎可以判定杨雪霏是故意的,但她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调皮吗?
  何建国一把抓过内裤,然后以飞快地速度穿了上去,六十好几的人脸红的像个孩子。

  杨雪霏「噗哧」地笑了一声,继续挑逗到:「我看你这内裤小了,下次我帮你买大一号的。」

  何建国只能摇摇头,不敢看杨雪霏的眼睛,像是做错了事情的人是他一样,赶忙把衣服裤子一件件地全部穿上。

  作为一名善于观察的前刑警,何建国显然错失了捕捉到杨雪霏一闪而过眼神的机会。

  这一天的夜晚,皎洁的月光下,杨雪霏依靠在宽大的床上,来了一次久违的自慰,她的生命中并不缺男人,但她这次却没有选择去赵仲康家,也没有约上从前的老情人或是前男友,更没有主动献身给已经颇有进展的赵斌。

  尽管壮年时期的健硕肌肉已然退化大半,皱纹也斑驳在他沧桑的脸庞,花白了的头发也不再精神矍铄,但他终归是他,何建国,这个她童年时代

  标杆般的英雄人物哪怕迟暮,却还是有着他的独特魅力。

  她幻想着他那行将就木的枯老肉体在她年轻雪白的美妙肉体上肆意驰骋,夹杂着她对老何那如同恋父情结一般的畸形情感,从前并不敏感的身体却达到了欲望的高潮。

  *************************************************************

  这一天过去后,上海的气温陡然升高,春天仿佛是要驱散冬日的严寒了。
  杨雪霏开着她的那辆minicooper横穿整个市区,这里是地处黄金地段的一片高档别墅区,离童娜的家倒是挺近,但安保措施更严格,小区的品质也更高,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而杨雪霏今天正式是受嫁入豪门的韩思婕之邀前来做客的。

  韩思婕和杨雪霏是真真正正共苦同甘过的好姐妹。韩思婕是南方人,20岁踏入风尘后第一个遇见的同行便是杨雪霏,尽管为人孤高冷傲并不合群,但年长一岁的杨雪霏对韩思婕也颇为照顾,两人一同在北京的夜店里同别的陪酒女打过架,也一起在上海的会所里共同服侍过同一个嫖客,关系非同一般,不仅如此,两人的长相也都是身材高挑五官立体的成熟型美女,外人看来就真的像一对姐妹一样。直到去年韩思婕吊到金龟婿嫁入豪门后,两人的关系开始慢慢疏远了,杨雪霏对于韩思婕的感情里又多了一份羡慕和嫉妒。

  「雪霏姐!这就是我的家!」韩思婕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倒也不是有意要在杨雪霏面前炫耀,只不过一个宽敞富足的家,对于杨雪霏和韩思婕这样厌倦了风月场的女人来说,这样的家就是最好的归宿。

  杨雪霏没有空去观察韩思婕傲气的神情,韩思婕家豪华宽敞的别墅简直把她惊呆了,中空挑高的客厅使得整个一楼都拥有绝佳的采光,宽阔且明亮的空间被隔成合理划分成的多个功能区域,客厅里60寸的松下等离子电视却在宽敞的大厅里显得有些迷你,厨房的装修也如同客厅餐厅一般豪华且灯火辉煌;跟着韩思婕上了二楼,整整三个朝南的宽大卧室和活动室,三楼则是韩思婕夫妻的卧室以及客房还有功能房,外加宽阔的露台和一楼的花园,地处富人区的这栋足有三百多平的别墅少说也值2000多万。

  杨雪霏不是没见过豪宅,但这一切发生在自己的好闺蜜身上还是有些让她感到一时难以接受,相较之下,自己租住的那套60多平的单身公寓显得是那么的狭小。

  「你好,是杨小姐吧?经常听我们家思婕说起你。」说话的是一个矮瘦的老头,笑眯眯的,打扮的很整洁,瘦长的脸庞上留了一撮花白的八字胡,稀疏的头发却打理的十分整齐,虽然精瘦,但看上去却显得相当有身份。

  「这是我爸,我公公,你可以叫他田总。」韩思婕在一旁补充到。

  「不用叫我田总,叫我老田就可以了,都是在家里,别田总来田总去的。」
  田军大手一挥,作为田氏集团的一把手,事必躬亲的他的确想在家里享受一段没有工作的时间。

  「我还是叫你田叔叔吧,否则太没礼貌了。」杨雪霏陪笑着说到,对于这个田军,他早有耳闻,算是极少数真正白手起家获得成功的商人,这几年他的田氏集团逐渐僵化,他也萌生退意,看样子让他的长子田凯接班是迟早的事情,作为小儿子的田浩,也就是韩思婕的丈夫,虽然成不了大器,但在集团里拿一些股份或在中层任个职也没什么问题。

  「我太太今天身体略感不适,在楼上的卧室休息,刚才你参观的时候也应该看到了,那间门关着的就是,不能迎接客人,还请你不要见怪。」

  「不会不会。」杨雪霏赶紧摇摇头,「希望阿姨能够早点好起来。」

  「啊,还有半小时我丈夫马上回来了,你见过的。」韩思婕对着杨雪霏说到。
  「嗯,今天周末他也要忙着公司里的事吗?」

  「是啊,爸爸也有意要培养培养他。」

  杨雪霏把脑袋转向田军,田军也只能附和到:「田浩虽然不如他哥哥出息,但是毕竟也是我的儿子,做生意的天赋肯定是有的,他们兄弟俩早点接班,我也好早点退休享享清福。」

  「爸,那你与雪霏先聊,我要赶紧去做饭了,等会儿浩浩回来正好能开饭。」
  「嗯。」杨雪霏应答了一声,然后坐在那宽大又舒适的柔软皮质沙发上。
  「我去给你泡杯茶吧,龙井还是铁观音,还是你们年轻人喜欢咖啡?」田军显得很客气。

  「您太客气了,就咖啡吧。」

  「思婕忙着准备午餐,我去帮你煮咖啡,可能要个十几分钟。」

  「您太客气了,那我就喝白水就行了。」韩雪霏感到受宠若惊,用现煮咖啡豆来招待客人,出身底层的她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家庭招待。

  「没关系的,正好你也品尝下我的手艺,我对咖啡可是很有研究的。」
  「那好吧,真是麻烦您了。」

  「不会不会。」田军又挥挥手,这倒是让韩雪霏对田军这么没架子颇有好感,也为对韩思婕有这么个好公公感到高兴,自己如果嫁给了赵斌,自己的公公婆婆又会是怎样的人呢?

  心中夸赞着田家别墅的富丽堂皇和气势恢宏,行赏着客厅与走廊上挂着的尊贵名画,心中对韩思婕能嫁入豪门还真是有些嫉妒。

  韩思婕心中也有自己的忧虑,那就是毕竟出身不是那么干净,即使经过严密和精心的包装后,也要提心吊胆露出马脚,不过幸亏据韩思婕自己

  说丈夫对自己相当肯定,两人感情也比较稳定,韩思婕能够安心的当自己的富太太。

  田军现磨现煮的咖啡已经端到了杨雪霏的面前,轻轻的品尝了一口,只一口,那浓郁的焦糖和果浆香味便从口腔直冲大脑。

  「这种不加修饰的咖啡原味,应该是产自巴西的庄园圣伊内斯咖啡吧。」
  「哦,看来杨小姐对于咖啡也颇有研究嘛。」田军的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神色。
  「不敢不敢,正巧喝过而已。」杨雪霏有些不好意思,田军属于那种不怒自威的类型,但是今天却作为韩思婕的公公显得十分和蔼,尽显地主之谊。

  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一会儿,田军虽然出身平民,但那股执掌一整个企业的威严与气魄,还有作为一名成功富商谈吐间的那种贵气都让杨雪霏对韩思婕的生活又多了一份憧憬。

  韩思婕已经把做好了的六菜一汤端上了餐桌。

  「爸,我煮的粥,上楼给妈送去。」

  「还是我去吧,你去免的她又对你发脾气。」

  「好吧。」韩思婕悻悻地答应到。

  趁着田军上楼的时间,杨雪霏悄悄地问韩思婕是不是婆媳关系不好相处,韩思婕没有否认,不过她的婆婆蒋芳菲对大儿媳同样不怎么满意,平时生活里少一些接触也没什么大碍。

  「我回来了,爸呢?」开门的是田浩,他顺手脱下外套一把扔给上前迎接的韩思婕。

  「爸上楼给妈送粥了。」

  「妈怎么又生病了?」

  「没事,小感冒。」

  「杨小姐吧,你好啊,我和思婕的婚礼上还要谢谢你来当伴娘啊。」

  「嗨,应该的。」

  正巧田军从二楼送餐下楼,四人便开始用餐,韩思婕做的菜虽说是家常菜,但味道也不错,不亏曾经苦练过。

  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聊天饮酒,这个家虽说有那么些细小的问题,但这种全家团聚在一起吃饭的感觉,却是杨雪霏心中最为向往出现的场景,相较之下,或许那些名牌鞋包,那些奢侈品反倒显得没那么重要了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