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山城旧事】(01)【作者:baichi】
【山城旧事】(01)【作者:baichi】
字数:39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山城旧事(01)

  前言:本文是改编文,改编自阿牛的电影《伊纱贝拉》,在里面,阿牛的角色似乎是一个台湾警察(之所以说是似乎,是因为整部片子我都盯着女主角流口水或是昏昏欲睡——因为我看的时候实在是太晚了),就是文中的「我」。说句题外话,《伊纱贝拉》里的女主角不知道是谁演的,实在是太漂亮了,害的我就记的冲她流口水了,好多剧情都已经记不清楚了。再加上要改写成h文,所以有些剧情不一样,如果看过的大哥们就不用追究了,就当是不同次元的地球的电影好了。另外,由于在看电影的时候,那股淡淡的白描似的的描述手法我简直是太喜欢了,所以在下笔时,不自觉的想要模仿一、二,虽然很难做到,但是这也就注定了这篇文章的颜色比较清淡,想要吃重口味的兄弟们就可以直接离开了。ok,废话说完,还想看的兄弟,请继续。

  ————————————————————————————————————————-

  我是个混混。学名二流子,在老辈人的眼里,就是无所事事、混吃等死的典型——虽然,我混的还不是非常专业——我还有个工作。忘了交代一下,我的工作是警察。

  当年老爹还活着的时候,卖了他的老脸,凑齐了六色礼物,把当时在整个山城里都还算是混的如意的我送进了警局——当然,不是监狱,老爹虽然已经恨铁不成钢,但还没有大义灭亲的打算。于是,我成了一个警察。虽然我平时干活不大上心,迟到早退常事,还时不时的借着警察的身份在山城里这里打个抽风,那里调戏个姑娘,但是看在警察局长是我老爹的老战友的份上,一般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所以说,虽然日子没有以前混的滋润,但也还算过的去,上面又有老爹压着,日子一长,也就这么地了。

  过了几年,老爹终于旧伤复发,死掉了。奇怪的是,平时老爹在的时候,对我挑三捡四,嫌头嫌脚,两个人一搭起话来,不久就会变成大吵,这一下走了,屋子里空荡荡的,还怪不适应的,有点没着没落的。幸好没多久,我就重新打起了精神。

  「五月花」是山城里最大的酒吧,当然,收费也是最贵的。传说中,酒吧老板的后台相当硬,一般山城里混的小混混,都很少有敢上这里闹事的,就算曾经有几个不开眼的,仗着自己的大哥是谁谁谁的,闯进来收保护费,结果也是被打折胳臂腿的被扔出去,然后就消失了音信。从那以后,山城里混的就有了这么一条默契,在「五月花」酒吧里,最好不要惹事。

  一般来说,我很少到这里玩儿。一来,这里收费太贵,我又不是美女,不能免单,手上虽然有俩钱,但是我花钱一向大手大脚,挣的那两个平时还不够我花的,更别提到这里消费了。二来,酒吧老板的后台太硬,我自问没法象其他一些小酒吧一样,没钱买单了,就靠着警服说一声「挂单」了事——其实大家都明白,挂了就算没了。三来,我自认虽然不算是个好人,也算有点良心,在其他地方吃饭喝酒,身上只要有钱,都会如数付帐,当然,小费别想,我还要留着自个儿花呢。

  不过今天不一样。老爹走后,我靠着老爹的遗产活了一阵子,但是没多久就发现照这样挥霍下去,很快不但老爹的遗产,恐怕就是自己住的大房子也该卖掉了。就在这时,灰狗重新进入了我的视线。

  灰狗是我还在混的时候交的一个朋友,几年不见,已经归附在了本地一个老大的手下,基本的工作就是,买卖毒品。当时正是严打,有货进不来,然后他就想到了我。一个有钱,一个能靠着警服带进毒品,于是我们两个,就正好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

  前两天,刚给灰狗带了一批货回来,换来了腰里大把的钞票,对这里的价钱,也就不大在意了。说不定,能钓上一个相当漂亮的小妞呢。

  对waiter打了个响指,叫了杯蓝色之灵,坐在了吧台上一个单身的漂亮女孩的旁边。仔细打量下,岂只是漂亮,简直是惊艳。鹅蛋形的脸蛋上,点缀着两颗夜星似的黑亮亮的大眼睛,高挺的小鼻子下是一张红润润的小嘴,让人看上去就忍不住想要一口咬上去,配上粉白粉白,还透着嫩红的皮肤,简直是一个落入人间的天使。

  再向下打量,一手可掌握的胸部,不大不小,却是挺的叫人一股邪火往上窜,再往下,小腰紧的,仿佛一把就可以攥过来的似的,让人不禁联想,如果这么一个小腰,可劲儿的在你的身上纠缠……再往下……

  「喂!大叔!看够了没有。再看要收钱了啊。」

  ……什么?谁?谁在叫大叔?陷入无良幻想中的我半天才回过神来,本来想要泡妹妹的我,居然看着妹妹看呆了。这要传出去,岂不是毁了我钓女的一世英名。

  「靓女,哥哥请你喝杯酒吧,怎么称呼?」我把手里的鸡尾酒送到了美女的面前。

  ————————————————-分隔线————————————————————-

  相当意外的,没有费多大力气,这个让人惊艳的年轻美眉就被我钓回了家里。忘记说了,美女自称名叫伊纱贝拉,当然这肯定是假名。不过无所谓,追求的,本来不过是一夜情缘而已。

  脱光了衣服的伊纱贝拉突然似乎有些害羞,裹紧了被子,把我直勾勾叮在美女娇贵身体上的色眼挡在了外面。不过没关系,肉都到了嘴边,还怕飞了不成。
  我脱下了衣服,一个飞扑,压在了伊纱贝拉的身上,一口吻上了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失色的红唇上。果然如我所想,伊纱贝拉的小嘴尝起来甜的要命。美中不足的是,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伊纱贝拉显的有些木木的,就这样呆呆的任我亲吻着。不过没关系,凭我的调情手段,处女也能被我搞成浪女,就别说这些飞女了。

  悄悄的,我的手伸进了紧裹的被子,猛然袭上了伊纱贝拉娇挺的乳房。妈的,少女的乳房简直是结实的弹手,皮肤滑的简直站上只蚊子都能掉下去,再加上那不大不小正合我的掌握的尺寸,一个字,棒!要是非要加上个形容词的话,那简直是他妈的爽呆了。

  上面爽着,下面当然也不能忘,拉开被子,我的另一只手就顺着伊纱贝拉的肚脐滑向了少女最诱人的地方。刚摸到幼嫩的阴唇,一直仿佛被我的动作弄呆了的伊纱贝拉突然两只手死死的握住了我的手,嘴里哀哀的告求着,「别,别摸这里。你……你弄错了,我不是想……」

  妈的,弄错了?都到了这时候,就算是错也要错着上了。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吻住了伊纱贝拉没有说完的话,两只手上下其手,大动干戈,使出我浑身的解数,试图挑起伊纱贝拉的情欲。工夫不负有心人,不大一会,伊纱贝拉就已经双眼迷蒙,只知道张着小嘴喘气了。

  眼见条件成熟,我挺起已经硬的和块石头一样的肉棒,轻轻探开紧闭的肉唇口,一个大起大落,就插了进去。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我的肉棒进入伊纱贝拉的肉洞时,一股明显的撕裂感穿了过来,附带的,是伊纱贝拉的娇喊,「好疼!」。

  这绝对是个意外!

  在我的意想中,象伊纱贝拉这样在酒吧随随便便就可以跟着陌生男人回家的女孩子,虽然长的清纯,而且看样子也不象有多少性交的历史,但肯定不是处女了。没想到……

  不过事已至此,就算我把鸡巴拔出来,她的处女也已经被我捅破了,更何况,在心底下,我又何尝不是隐隐做乐呢,谁不想占有这么漂亮清纯的一个女孩的处女呢?

  我轻轻的亲上伊纱贝拉的眼角,吻去因疼痛而引发的泪水,轻声安慰到,「别怕,别怕,女孩子都会有这一遭的。挺过了,后面才会有享受的。」

  随着我的安慰以及双手的爱抚,伊纱贝拉很快又陷入到了无法自拔的春情中去,而我在试探的抽动了几下之后,惊喜的发现,这简直就是他妈的太爽了。初次受创的肉洞,因为少女的紧张而抽紧着,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箍的简直要断了。而每当插到最底处时,伊纱贝拉因不堪刺激而紧绷的身体、满泛着红色的皮肤、不自觉蜷紧的小脚,综合起来给了我视觉上最大的享受,而身体上最大的享受则是每次插入最深时那若有若无的吸力。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郭卫兵活了三十多年,伊纱贝拉是我上过的女子中,最极品的。

  当我最终停止了讨伐的大军时,伊纱贝拉已经再也坚持不住,一句话也没说,就软软的靠在我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毕竟,一个处女第一次破处,便被六连冠,而且三洞全开发,实在是稍微刺激了点。至于我,则是腰酸的再也动不了了。妈的,一个晚上六次,我也算是破了我的记录了。不过值了。我轻轻抚摩着伊纱贝拉被汗水打湿的滑嫩皮肤,得意的笑了。不过仔细观察,汗水溶掉了化妆,此刻沉睡中的伊纱贝拉显的稚嫩而幼小,仿佛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妈的,我不会是上了一个未成年少女吧?

  ————————————-分隔线————————————————————————

  「啊……啊……啊…………………………」刺耳的尖叫声从卧室中传来。我不堪其扰的捂住了耳朵。

  从昨天发现伊纱贝拉还是处女开始,我就对现在的情景有了心理准备。不过显然,心理准备做的还是不够。

  过了好久,伊纱贝拉才磨磨蹭蹭的从卧室走了出来。

  「过来。」我仰了仰下颌,向伊纱贝拉示意道。

  「干什么?」伊纱贝拉不情不愿的挪到我面前。

  「那里,」我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桌子上的两千元钱,「咱们银货两迄,别说我吃了不抹嘴。」

  「你!」伊纱贝拉向我怒目而视。

  「坐下。」,我一把把伊纱贝拉拉坐到我的旁边,一只手解开皮带,释放出一大早就挺的和长枪似的肉棒,一手按住伊纱贝拉的脑后,将她的头按向我的肉棒。想起昨天晚上她小嘴的爽利,我的肉棒就止不住的涨大起来。

  「呜……呜……」伊纱贝拉紧闭着嘴唇,不愿意张嘴把我的肉棒吞进去,我也不急,两只手按着她的脑袋,肉棒在她的小嘴上划动着,感受着少女嘴唇上细致滑润的触感。终于,伊纱贝拉张开了嘴,把我的肉棒放进了她的小嘴。我舒服的哼哼着,不禁说,「就是,昨天晚上又不是没干过,拿什么翘啊……啊呦!」
  乐极生悲,伊纱贝拉突然在我的肉棒上狠狠咬了一口,并趁我抱着肉棒呼疼的时候逃出了我的钳制,抡起沙发上的小包冲我批头盖脸的打了好几下,转头开门冲了出去。刚冲出去,转头又冲了回来,一把抢起桌子上的钱,塞进包里,想了想,又抡包砸了我几下,才又逃了出去。留下我抱着胯下,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开的门口。

  恍惚间,外面的知了开始高唱,炎热的夏季,悄悄的来临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