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双面卧底】(14-16)【作者:nm881103】
【双面卧底】(14-16)【作者:nm881103】
字数:168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四)

  蔚蓝的天空下丝丝的微风,带走了酷热送来了凉意。

  满目的古木苍绿中间一汪湖水点缀在上面,倒影这远处的高山。

  时而飞起的鸟禽犹如画卷上泼落的墨点,远离都市的喧闹,仿佛让人置身在蛮古洪荒之时。

  「这里好美啊!」女人天生对一切美好的事物充满乐趣,一开始还有点不情愿的张雪莹却被这如画的美景所吸引。

  这是清源市和隔壁城市交接的郊区,一个非常偏僻的地区。落后的交通和匮乏的资源,还有环保组织的呼吁,让这片天地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伴随着当地最后一批人去了大城市发展,人类的足迹很少踏足这片天地。也让这个地方遵循了大自然的规律,天然的生长。

  来往的微风,自然的纯粹,就连清新的空气都能让张雪莹这个可爱的少女完全的沉醉在美好的童话里面。

  踏着茂盛的草地,躲闪着四处生长的树枝。张小天牵着小萝莉的手,一步一步的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地方行走着。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跟着我走就是了……我还能把你卖了啊!」张小天尽力的展现出阳光的微笑,一边忽悠着即将步入黑洞的小绵羊,一边拉着她往前走。

  「不要再走了,好不好?这个地方好阴暗……」张雪莹胆小的看了一下被茂盛的树枝遮挡阳光的幽闭树林,「我……我们回去吧……」

  「没事的……相信我!!!」张小天再次紧了紧牵住张雪莹的手,拉着她继续往前走去。

  害怕的张雪莹只能双手拉住张小天的手,小心翼翼的跟着张小天在幽暗的树林里越走越远。

  「马上就要到了,莹莹……你先闭上眼睛……」

  「哦……好吧!!!」此时此刻张雪莹只能选择相信张小天。毕竟对她来说自己的第一次都给了张小天,自己也没什么好被骗的了。

  「来,我牵着你……」张小天现在表现的就是一个标准的暖男,不断软化张雪莹的心,不断的让她选择相信自己。

  张雪莹任命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在张小天双手的带领下又往前走了几百米,然后停了下来。

  「张开眼睛吧……」,张小天从后面抱住张雪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
  「哇……天啊……这是哪里……」

  映入张雪莹眼眸的是一幅人间仙境的画面,他们站在一个山体的边缘处,目跳之处,所望之地,将整个原始的丛林尽收眼底。

  不远处,碧绿的湖水倒影出蔚蓝天空,几朵洁白的云朵在肆意的飘荡。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脸上,让人充满了能量。

  虽然来路上的茂密丛林是那么的幽暗恐怖,但是当他们走出丛林的那一刻,张雪莹就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老公……老公……这里简直就是仙境……真想一辈子都住在这里……」
  张雪莹沉醉在男人温暖的怀抱,沉浸在优美的风景中,想到了美好的未来,想到了甜蜜的梦境,却没看到身后的男人魔鬼般的笑容。

  「快了,马上就要开始了……张雪莹……哈哈哈哈……马上你就知道你最梦想的童话世界即将变成最邪恶的地狱……」张小天看着怀里的张雪莹甜美的微笑,那是多么纯洁和唯美的画面。可是这个小萝莉却即将在地狱哀嚎,像母狗一样撅着屁股在自己身下娇喘的承受肉棒的调教……

  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各有各的想法,一个天真,一个淫秽,一个单纯如天使,一个邪恶如魔鬼。

  『走吧……继续走下去吧,这个单纯的小绵羊马上就要见识到恶魔的恐怖和地狱的阴暗,哈哈哈……』张小天的内心已经在不断的雀跃,一个如瓷娃娃般的女孩将在自己的手中永堕黑暗。这样的变态阴暗的快感对张小天而言,是普通的玩弄无法满足的。

  「老婆……我们继续吧……下面的景色更加漂亮……」

  陶醉在美景中的张雪莹这次没有拒绝张小天的怂恿,牵着男人的手,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走向了不归路。

  越来越接近自己苦心经营的地宫,张小天已经快要按捺不住心中的魔鬼了,恶魔已经急不可耐的要撕开伪装的外衣,展现自己恐怖的内心。

  压抑内心魔鬼的张小天,满心欢喜的张雪莹,两个人都安静的走着。一个在享受着原始丛林的美景,一个在幻想着女孩满脸悔恨的绝望。

  「砰……砰……砰砰砰……」

  突如其来的响声,打断了恶魔的变身,也惊醒了陶醉的小萝莉。

  「怎么回事……老公?!!!」害怕的张雪莹一下就躲在了张小天的怀里。
  「这……这是枪声……」张小天也呆住了。

  一头雾水的张小天也非常纳闷,怎么会有枪声,这个地方按道理来说除了自己和那些女人们是不会有人来。一般来踏春游玩的人也不会走这个方向,穿过幽暗茂密的丛林。

  这片偏僻地区中的偏僻区域,几十年或者几百年内除了自己和那些被调教的女奴们,自己再也没发现过其他的人群。这也是为什么张小天选择在这里做自己不能告人的隐蔽之所的原因。

  可是现在怎么会有枪声???

  张小天急忙拉着张雪莹蹲下,躲在茂盛的草丛里,借着周围的植物遮挡两人的身躯。透过草叶之间的缝隙,偷偷观察外面的情况。

  由远及近的枪声和破开草丛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清晰。张小天抱着张雪莹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偷偷观察着。

  「Jane,你居然杀了我这么多的兄弟……你,你简直就是找死!!!」
  「不要以为你不说话就能躲起来,这次你跑不掉了,把东西交出来……」在离张小天不远的地方,这伙人停住了。

  「呼呼呼……想要东西?有本事自己来拿啊。」

  「小婊子,别让我抓到你……要不然……我把你脱光了卖到雇佣兵的妓女仓……」

  张小天心里一阵骂娘,这鬼地方从来没见过别的外人来,是他的一个秘密场所,所有他看上的女人基本上都或骗,或强迫的带过来玩弄调教,那个幽闭的地方曾经布满了女人的羞耻和哀嚎。多少坚贞的少妇,纯洁的处女,美艳的人妻都在那个地方羞耻的张开自己的美腿,向张小天展露了女人最珍贵的下体,任这个魔鬼肆意的玩弄,温暖的小穴被这个小男孩的肉棒无情的抽插。

  可谁知道,就在张小天即将要将新的猎物,童颜巨乳的张雪莹骗到地狱,好好玩弄调教一段时间,却碰上了江湖仇杀这样离奇的事情。张小天也只能祈求事情赶快过去,别让这帮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发现了他们两个人。

  「想要这个东西是吧?!!!那你们自己去拿吧……」张雪瑞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一把将怀里的东西,往远处一甩,趁着围剿的人都注意东西的时候,她猛地往后一窜,一头就深深的扎入了湖底。

  「突突突突……」密集的枪声响起,惊起了无数正在休息的鸟禽。

  『我日……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逃跑的张雪瑞却不知道,她逃命的一甩,却将张小天带入了丧命的危机中,而且在一起的就是自己可爱的妹妹。
  老老实实躲着的张小天偷偷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双手轻轻的拍着怀里害怕颤抖的张雪莹。而正祈求能躲过去的他万万没想到,一个从天而降的背包将他砸了个头晕眼花。

  「真他妈……什么鬼东西……」,张小天正在研究这个从天而降的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围剿者却渐渐地向他们靠近。

  「操……操……操……那个婊子……自己逃命就算了,还他妈把我陷害进去……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张小天知道事情严重了,虽然如此危险的环境他从来没遇到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莹莹,等会你要记得跟着我跑,抓着我的手,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看,什么都不要想,就是死命的往前跑……」

  「老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时间解释了……我说的你记住!!!」

  从没见过张小天这么严肃的样子,张雪莹在张小天的气势下乖乖的点头。
  围剿的人可能觉得这么偏僻的地方不会再有别人,大家都不是那么谨慎和小心防备。但是一看他们全副武装的样子,张小天就知道这些人不是好相处的。
  二十米……

  十八米……

  十五米……

  张小天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大概的距离,手中握着逃命的宝贝,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张雪莹颤抖的小手。

  『就是这个距离……』张小天将手中的石头往远处一甩,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有人……」,「小心……」,「戒备……」被突然发出的声音惊扰,围剿的人群,都不约而同的将手中的枪对准了声音发出的方向。

  「跑……」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张小天用力一拉张雪莹,两个人弯着腰,在草丛里开始飞速的奔跑。

  马上就到了……

  快了……

  「敌人在后面……」发现被戏耍的围剿者,开始转过头来对着张小天逃跑的方向射击。

  张小天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这不是平时在城市里,在纪委父亲的保护下为非作歹的时候。这个时候出了任何的意外,自己就要死于非命了。

  『我不能死,我不想死,我是纪委书记的儿子,我在清源市就是王法,我还年轻,我……我……』人的欲望越大,求生的本能就越大,不管这个欲望是好是坏。已经快要不行的张小天,在最后时刻用力一拉身后的张雪莹,将她用力的推出,自己紧跟着就跳入湖水中。

  被人不断扑腾的湖水也变得有些昏暗,张小天努力睁大眼睛,想要观察四周的环境,却看见射入水中的子弹不断的擦身而过,无奈的只能拉着张雪莹不断的往下潜。

  「唔唔唔……嗯……」张雪莹基本属于半个旱鸭子,水性不太好的她已经开始缺氧,大口大口的氧气被吐出来。

  『妈的……』张小天没办法,只能用手死死地禁锢张雪莹扑腾的双臂,用力的吻在她的双唇,度过去一点点的氧气。

  张雪莹就像是垂死挣扎的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贪婪的吸允着张小天渡过来的氧气和唾液。

  『不行了,在这么下去只能被这个女人拖累死……怎么办……』张小天也开始觉得有点点缺氧和胸闷,可是上面还是时不时的射下来一些零星的子弹,这简直就是一个必死的绝地。

  「咕咚……」隐约的声音在水中幽幽的传来。

  『我操……』张小天看到上面两个人影跳入水中,直奔他们而来。

  没办法了,张小天只能抱着再次抱着张雪莹向大湖深处逃去。

  『妈的……妈的……我操……这他妈怎么办……老子……老子……』逃亡的张小天已经开始头晕眼花了,怀中的张雪莹渐渐的不在挣扎估计是到了最后的时刻。

  而身后的敌人还在不断的追杀,步步紧逼,离他们越来越近。

  『不行了……不行了……已经游不动了……妈的……居然莫名的要死在这鬼地方……』张小天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再也游不动了,只能放弃挣扎,顺着水流的方向任意流动,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张小天抱了抱怀里已经不动换的张雪莹。『妈的,至少死的时候还有个没人陪伴,到了黄泉地府在调教你……嗯?怎么移动的这么快了?!!!』

  『这他妈是个什么东西???』张小天回头一看,居然在湖底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拉扯着张小天和张雪莹不断的沉入湖底。

  『我擦……』在被拉入漩涡的那一刻,这是张小天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这是一片寂静的空间,平静的湖水仿佛千万年来一如既往的冲刷着岩石。
  多少年来无人踏足的幽闭空间,今天一下就迎来了三位闯入者。

  「哎!!!疼……这……这是哪??」胸闷气短的张小天缓缓的张开了双眼,映入眼中的就是直通黑暗的岩壁。黝黑的岩石壁上镶嵌着几颗不知名的晶石,悠悠的散发出微弱的灯光,张小天借着灯光,发现了不远处的张雪莹。

  「莹莹……莹莹……你没事吧!!」不远处的张雪莹就像死过去一样,躺在沙滩上,任湖水不断的蔓延,浸透了身躯。

  还好,还有呼吸。

  张小天试了一下张雪莹的鼻息,虽然很微弱,但是至少还没死。

  学着电视里面的动作,将张雪莹抱起来放在一个干净的地方,让她俯卧着,找了几个石头将腹部垫高,让张雪莹的头部自然的下垂,张小天的手缓缓地压着她的背部,想要将她腹部的积水推出。可是努力了很久也只是少量的吐出了一点点水,看着气息越来越弱的张雪莹,张小天着急万分。

  「莹莹……不要死啊……不要……这鬼地方,你要死了,我一个人怎么办……」张小天也不管不顾的,一把抱起张雪莹的双腿,将她翻过来抱着,快步走动跳动,试图将积水倒出。

  「莹莹……要活下来啊……」张小天经过一番逃命,也是强弩之末,借着天生体能不错才硬挺着,这一番劳累也是气喘吁吁的。

  「莹莹……你不能死……不能……不能……」张小天开始麻木的自语,他不敢相信自己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能生活多久,而且傍边还有一个死去的张雪莹。
  「这他妈到底是哪啊……怎么会这样……我张小天怎么会死在这……悄无声息的死在这个没人知道的山洞里……啊……啊……」张小天已经快要发疯了。死命的抱着张雪莹上下抖动,用力的挤压着她的小腹。

  「哇……呕……呕……」

  「莹莹……莹莹……」惊喜的张小天发现,张雪莹开始疯狂的往外面吐着湖水,刚刚还胀鼓鼓的小腹开始肉眼可见的速度平坦了下去。

  急忙将张雪莹放在地上,这个平时娇小可爱的小女孩,已经变得凄惨无比,惨白的面容和苍白的嘴唇无一不体现了她现在的羸弱。

  「我我我……呕呕……这这……」一直翻着白眼的张雪莹,好不容易聚焦了双眼,想要看一下张小天,却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莹莹?!!!莹莹……」好不容易吐出了小腹中的积水,却一下子又晕了过去,这把张小天吓了一跳。

  还好只是晕了过去。

  看着张雪莹已经悠悠的昏睡了过去,张小天也不用太过担心。将张雪莹小心翼翼的摆放好了姿势,才开始仔细勘察这个山洞的环境。

  张小天刚刚发现,那个害死自己的背包还在胸口挂着。

  「这包的质量还真不错,这样都没掉……」张小天觉得这个包应该是个好东西,刚刚那么多人都想要抢夺。

  「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害的我差点死在这里……」

  琢磨了半天,才找到打开背包的暗扣。

  「这他妈又是什么鬼?」看着两个并列摆在一起的两管东西,一个黄,一个红,张小天感觉莫名其妙。就为了这两管东西,害的我差点死在这???

  「不管了!现在这东西是我的了,如果能回去,就找人问问。」说着,将东西收拾好,继续挂在胸口,回头看了看张雪莹还安静的平躺在哪,张小天继续往前走去。

  「这是……是个人???」张小天走了没多久,就在前方发现一个瘫在水里的黑衣人。

  「这难道是,之前逃命的那个女人???」张小天对这个人那是恨之入骨,当时他就恨不得吃了她的肉,扒了她的皮。

  「嘿嘿嘿……现世报啊……婊子……叫你害我……我来看看你到底是谁……」说到底张小天还是好色入骨,如果溺水的是个男人,张小天才懒得过去看看。
  「哟呵……还挺漂亮的……身材??身材也很不错嘛……还有气息……没死……」惨白的脸虽然憔悴,但是精致的五官还是凸显了她的美,被谁湿透了紧贴着身体,将她的完美曲线展示无疑。

  「小婊子,这小你可算是落入我的手里了……哈哈哈……」说着张小天将张雪瑞拖了上来。

               (十五)

  「嗯……头好痛……这……这是哪里???」昏迷了好久的张雪瑞终于清醒过来,试图挣扎的爬起身,可是体力严重透支的她最终还是选择放弃,继续瘫躺在地上。

  训练有素的张雪瑞虽然虚弱的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但还是本能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做好面对危机的防范。

  「咦?那边怎么还躺着一个人……好像……好像是一个小女孩,这鬼地方怎么会有个女孩躺在地上,那些该死的追杀者呢??!!!」虽然两人隔得不是特别远,但是山洞内昏暗的光线,让张雪瑞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那边的情况。
  张雪瑞逃入水中后,因为敌人不断的扫射,只能继续往湖水的深处潜行。仗着训练有素的技巧和强大的心肺能力,张雪瑞以为自己可以逃到敌人无法查询的地方。

  可张雪瑞万万没想到的事,当她潜行到一定的深度后,这个外表平静的湖水底部居然有一个神奇的漩涡,将她拉扯进去无法逃离。

  湖水巨大的冲击力将本就负伤的张雪瑞撞击的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躺在这个山洞里面。

  张雪瑞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发现这个山洞不单单是她和那边那个小女孩,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

  刚刚张小天在照看了一会张雪莹之后,走过来看了看张雪瑞,发现她还在昏迷中就离开了。他不知道其实张雪瑞早就醒过来了,只不过是体力严重透支,在不了解情况下她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样不知道躺了多久,张雪瑞感觉到了又渴又饿,湿透了的衣服紧贴在身上不断的挥发着身上的热气,让张雪瑞感到了一阵阵的寒冷。

  正在地上静躺着琢磨对策的张雪瑞察觉到了有人靠近。眼睛微微张开一丝缝隙,用余光观察着情况。

  是那个男孩。

  张小天站在张雪瑞的旁边,俯视着这个昏迷的美人。沾了水的头发贴在她精致的脸庞上,体力严重透支后苍白的肌肤,湿透了的衣服紧贴着女人凹凸有致的躯体。

  「他要干什么???」假装昏迷的张雪瑞祈祷男孩的离开,现在已经虚脱的她不可能打赢这个看起来非常瘦弱的男孩。

  张小天蹲下身子,近距离的观察着这个几乎害死自己的女人。

  伸出手,在她近乎冰凉的脸上抚摸着,感受着美人的娇嫩肌肤。

  「混蛋……混蛋……住手……快住手啊……」张雪瑞强忍着自己本能的挣扎,不断的在内心呐喊。继续假装昏迷,任男人的手不断的亵渎自己。

  「皮肤真不错……嗯……下面不知道……」张小天一边感受着张雪瑞滑嫩的面庞,一边拉开她的衣服拉链。

  「不行……不能再继续了……嗯???!!!这……这是……」没有被其他男人侵犯过的张雪瑞,在张小天不断的爱抚下,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已经快要忍不住出手,即使过度的消耗体力,也要用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力气推开这个玩弄她的男孩。

  可就在张雪瑞快要出手的时候,她却发现这个正侵犯她的男孩胸口上居然绑着那个任务包,那个被她为了逃命而甩出去的任务品。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逆转的情况让准备发动突袭的张雪瑞又一次忍住了。

  这次的任务太过重要,临行前组织三番五次的告诫自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次的任务组织非常的看重,而且因为自己个人的原因弄死了搭档Jack,如果就这样回去估计不死也要脱层皮。

  但如果能把任务品带回去,非但不会受到任何的处罚,还有可能得到组织的嘉奖,所以这个任务品她是势在必得。

  「忍住……忍住……现在还不到出手的时候……」下定决心的张雪瑞强忍着不适,犹如潜伏的猎豹,准备时刻做出最后的强力一击。

  「啧啧啧……皮肤真好,身体线条也很棒……看着瘦条条的,但是摸着很有质感……不错……不错……」张小天一边摸着张雪瑞的身体,一边品味的自言自语着。

  『混蛋……这个小男孩看着年纪轻轻,原来这么色……男人啊,都一样……』在张小天不断抚摸下,假装继续昏迷的张雪瑞只能任人轻薄,没有办法的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怒骂。

  衣服的拉链被慢慢拉下,张雪瑞因为长期训练而健美有型的肉体慢慢的展露在空气中,被一个未成年的男孩尽收眼底。

  「天啊!这样的肉体简直就是老天给予的宝物……」张小天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那欣长健美的身材,长期训练而紧绷的小麦色肌肤,诱人的马甲线无一不是散发着运动与力量的女性美。尤其是那一头被水浸湿后的秀发,肆意而凌乱的贴在脸上。简直就是一个跌落尘埃的女神,让人有着无穷的占有欲。

  诱发着男人心底的欲望,不断的在这个肉体上发泄,不断的让她发出娇喘的气息,不断的在她体内冲刺,不断的让她哀声求饶,一次又一次的把她送上高潮的巅峰,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压在欲望的深渊。

  『可恶……这个小孩怎么防范的这么严……他不是应该很好色,应该沉醉在我的肉体上么???』

  张小天虽然被眼前的肉体迷惑,但是他没有忘记之前在湖边的时候,这个女人可是面临着无数的追杀者,还能全身而退的狠角色。虽然她现在昏迷不醒,但是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

  浑身酸痛,努力积攒力量的张雪瑞不敢轻举妄动,常年的训练让她深有体会,看似最没有可能的时候,最不可思议的一击才能得到最大的回报。

  假装昏迷的张雪瑞自己也恐怕未曾想过,自己会被脱的不着一缕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的躺在石板上,任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男孩凌辱,自己的肉体会像正板上的肉任人观赏,而清醒的自己却只能假装昏迷。

  张小天一边小心的防范着,一边不断的玩弄品味着张雪瑞这具健美的女体。
  「混蛋,这个男孩简直就是一个老手……」不断忍耐的张雪瑞企图找到一击致命的机会,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可她的身体,成熟的女性肉体却开始慢慢的累积了快感,这让本就虚弱的她更是难以施展偷袭。

  「啧啧啧……这肉体简直了……」张小天满足的抚摸着充满爆发力,却又纤细滑嫩的肉体。这个女人的肉体简直是张小天所有女人里面最有野性的美感,长期锻炼而紧致的肌肉,诱人的马甲线,无一不让张小天这样的花花公子想要进一步的探索。

  随着最后一件遮体的内衣裤离开了张雪瑞的身体,这具成熟诱人的女人肉体完整的展现在陌生男人的眼中。最让张雪瑞感到憋屈的是,明明神志清醒的她,现在只能假装昏迷,任由自己的肉体被男人玩弄,摆出最下贱的姿势,放任身体的敏感点被男人挑逗。

  而让张雪瑞感到恐怖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的肉体居然还是产生了丝丝的快感,而这些不断滋生的快感正在不断的汇集,快要形成波涛汹涌之势,自己的胯间已经开始有淫荡的汁液泛滥。

  张小天慢慢的移动到了张雪瑞的下身,双手抓住她盈盈一握的美腿,轻轻地,缓缓地分开女人的双腿,打开了女人的保护,开始观察女人一生最宝贵的神秘宝地,两腿交合处的那一处缝隙。

  「王八蛋……这个混蛋在干什么呢?他……他居然在观察我的下体……他怎么还不快点趴上来……受不了了……」被屈辱玩弄的张雪瑞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如此被陌生男人玩弄的她快要忍不住出手。「不行……不行……已经忍到这一步了,现在还不是最佳的出手机会,如果失败,不但任务品拿不回来,自己也可能陷入更危险的地步,那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再忍忍……再忍忍……」张雪瑞在心里不住的为自己鼓气。

  「真是一个美妙的地方,这丝滑的感觉才是绝妙的体会……」张小天抓起了女人笔直匀称的美腿,在空中分开放在两腰,不断的用胯下的巨物在已经湿润的小穴口摩擦,沾满女人淫荡汁液的巨物反射着妖艳的光芒。

  巨物不断的分开女人下体肉穴的保护层,时而在敏感勃起的阴蒂上摩擦,时而在丝滑火热的穴口试探,肉棒不断的在女人下体来回的摩擦,刺激的女人的小穴源源不绝的分泌着诱人甜美的淫液。

  「是时候进去了,进到这个美妙的肉体,彻底的占有她,彻底的玩弄他,让她在胯下狂欢,在肉棒的抽插下哀嚎……哈哈哈……」已经被欲望刺激的张小天将女人纤细的两腿放在腰两侧,将胯下的肉棒死死的抵住女人已经湿透了的小穴口,上半身伏在女人凹凸有致的躯体上,双手握住女人不堪一握的小腰。

  万事俱备,只欠一捅。

  这样的画面,这样的场景对张小天来说太简单了,也太熟悉了。作为清源市有名的花花公子,下药迷奸的事情他以前没少干过,下药后一动不动的女人他干了不下十几个,靠着老爸在清源市强大的背景,而且大部分受害人都羞耻把事情公之于众,再加上很多金钱上的诱惑,强权的压迫,这些事情也都不了了之。
  也是后来张小天慢慢长大了,对这些下药后一动不动的女人实在没了兴趣,才慢慢开始减少下药迷奸的恶心勾当。

  当这一次张雪瑞昏迷的躺在张小天身下,一动不动任由他玩弄的时候,张小天仿佛回到了当年自己第一次下药迷奸女人的时候,带着一点点的激动,兴奋,渴望,这让张小天无比的怀恋。

  「真是完美的女人……让我彻底的占有你吧……」张小天将自己完全的压在了张雪瑞赤裸的肉体上,将女人笔直的两腿分开盘在腰间,胯下的大肉棒堵在女人的小穴口,上半身用胸口紧紧的压着张雪瑞浑圆丰满的胸部,将自己的脑袋伏在女人玉颈处,不断的用舌头舔舐女人的丝滑。

  「真是紧啊,这个女人看样子都没有怎么被开发过,那今天就让我好好的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女人……」尽管张小天前期高超技术的挑逗让昏迷的女人本能的感到了无尽的快感,身体本能的分泌了源源不断的淫荡汁液,但是张小天天生异于常人的巨物,和女人天生紧小的小穴在尺寸上还是格格不入。

  「啊……疼……怎么会这么疼……不行了……下面……下面要被撕裂了……啊……」假装昏迷的张雪瑞已经快要疼的忍耐不住了。这来自身体最娇嫩地方的撕裂,让受过高强度训练的她也深感吃不消。

  「嗯?!!!这……这……这是处女膜?」正努力想要将自己胯下巨物插入女人紧密的小穴的张小天却发现,身下这个成熟的女人居然还是一个处女。这简直就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个紧密的吓人的小穴原来不是使用的少,而是根本就没使用过。而张小天居然是这个完美肉体的第一个使用者。男人藏在血液里的骄傲让他更加兴奋,让胯下已经进入到小穴里面的龟头更是粗大了一圈。

  「啊……去死吧……你这个混蛋……」已经忍耐不住的张雪瑞被突如其来的撕裂感激发了拼死一搏的决心。

  「我……我……操……你这个贱女人又使诈……」张小天也算是倒霉,自己把自己弄的完全出去女人的掌控之下。

  原本趴在女人身上的张小天,现在脖子被女人看似纤细实际上犹如铁臂死死卡住,不要说动弹,就连呼吸都开始有点困难。而一直抱着女人的双手,被女人的身体紧紧的压在地上,原本无力被分开的双腿,现在用力的绞在张小天的腰上,让他的双肋感到剧痛。

  「混蛋……你……你……感觉拔出去……」虽然已经制服了这个玩弄自己的色魔,可以说已经稳操胜券的张雪瑞出于女性的本能,还是第一时间要张小天把还插在自己下体的肉棒先拔出去。

  「不可能……你这个臭娘们……」已经开始面色发红的张小天气的浑身发抖,一直把女人当做玩物的他,在一天之内居然在一个女人身上栽了两次,这是他无法原谅的事情,也是他鼓着一口气不肯服输的原因。

  「你不要命了……那我成全你……」说着张雪瑞鼓起剩下的力气,想要直接将张小天绞杀。作为一个受过长期特种训练的人,张雪瑞不会多浪费一句话和一丝多余的力气,既然劝服不成功,那就趁自己还有力气直接将对方灭杀。

  「我……操……你来真的啊……我我……我……投降……」张小天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似娇滴滴的女人,居然真的一言不合就要杀了自己。虽然对张小天来说像女人投降是一个非常屈辱的事情,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暂时的认输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那你赶紧出去……要不然……」张雪瑞还是放弃了绞杀张小天的想法,这倒不是她心软。而是她不想在这个陌生的环境浪费更多的力气,而且这个环境里面多一个人也可以多一份报名的资本。特别是这个人被自己支付后可以驱使他干很多东西。

  「快点……不要磨磨唧唧的……」已经取得完全胜利的张雪瑞已经将张小天看做自己在这个陌生环境里圈养的一个仆人。

  「我……我出不去啊……」张小天也想赶紧拔出去,这样被女人双臂卡着脖子无法呼吸真的好难受。可是女人的双腿还是死死的夹着张小天的腰,让他插插不进去,拔拔不出来。

  每次张小天想要拔出来,就只能微微的往外动一下肉棒,可是女人双腿的力量太强,又让他插了回去,感觉像是张小天在隔着处女膜,在小穴内轻轻的抽插。
  「啊……我……我让你拔出来,你不要想着玩花样,要不然,我直接拧断你的脖子……」试了几次之后,张雪瑞不但发现张小天是真的拔不出来,而且还被张小天的几次轻微的抽插撞击在处女膜上,那酸爽刺痛的感觉让她的双腿和双臂的力量都在不断流失。权衡之下,只能先放开双腿牵制张小天,改为双臂更加用力的卡着张小天的脖子。

  「现在……你快点拔出去……」张雪瑞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分开夹紧的双腿,让刚刚才逃离危险的小穴,再次完整的展现在男孩的胯下。

  「我的手,我扶不住……」张雪瑞只能微微抬起的自己的翘臀,放开张小天的双手出来。无论他怎么反抗,他的脖子被自己卡住,他逃不掉的。这是张雪瑞的底线,也是她制服张小天的王牌。

  「现在你可以拔出来了吧,不要想着耍花招……我随时可以拧断你的脑袋……」张雪瑞还是不断地威胁恐吓着张小天。

  「好好好……我拔出来……我拔……我……我拔你妈了个逼……操……」
  「啊……你……你……啊……不要……不要……」

  张小天这个胆大妄为的人,在最后关头双手掐着张雪瑞的腰,腰部用力的一挺,胯间的巨物直接捅破了张雪瑞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处女膜,撕裂了女人娇嫩的小穴,直接捅在这子宫口。紧接着胸口粉嫩的乳头也是一阵剧痛,双臂本能的收缩。

  撕裂的剧痛和突如其来的失身,让张雪瑞整个人都蒙了,大脑暂时的一面空白,等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小天已经将自己的脖子从她的双臂中间逃了出去。而自己的本就残存的体力也全部消耗干净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张雪瑞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痛苦被逼失身,惨烈的下体撕裂,任务失败,回去后的恐怖惩罚,让张雪瑞完全的失去了方向。
               (十六)

  「啊……啊……用力……用力操……我……我不行了……啊……啊……」
  「你这个下贱的母狗……操死你……」

  「对……对……对……草死我……用力操……又要来了……要来了……啊……」

  男人沉重的喘息声,女人淫荡的娇喘声,肉体猛烈撞击的啪啪声,在这个湖底的小黑洞里面不断的回响。

  发泄完本能的欲望,还处在快乐巅峰的两个男女,大声的喘息着,不知羞耻的赤裸着肉体,相互抵死的纠缠在一起,两个人下体私密的地方依旧紧紧的相连。
  已经自暴自弃的张雪瑞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鬼地方呆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的肉体被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男人侮辱糟蹋的多少次。自从上次偷袭失败,被这个男孩强行破处后,自己就被这个男孩用自己的衣物捆绑了起来,被拖到这个山洞最深处。每天就给自己拿点能保持不被饿死的食物,而且每天性趣来了都要在自己的身体上发泄兽欲。

  张小天这几天除了不能出去也是过的很爽,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完美的性奴人选,在挨饿,挨冻,天天被自己的大肉棒大力的抽插,这么恶劣的虐待情况下都能保持生机,而且看样子还过的越来越好。

  这两天张雪莹虽然没有了什么生命危险,但是她还是昏迷不醒,娇嫩的身子也是越来越烫,张小天不敢再碰张雪莹,怕一不小心把她干死了。所有的兽欲都发泄在了张雪瑞的身上。

  而不知道是不是熟女被开发后的特性还是她天生淫荡,又或者是自暴自弃,张小天觉得这个张雪瑞就是自己床上性爱的绝佳伴侣。强健的体魄,柔软的身子,强大的精神,任何的姿势,任何的抽插,她都能一一承受下来。而且越玩越野。
  这两天的时间里,除了在湖里找吃的,就是照顾昏迷的张雪莹,要么就是在张雪瑞的身上发泄兽欲。空余的时间张小天也把这个不大的山洞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这简直就是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绝地。除了岩石和湖水什么鬼都没有。
  虽然在这个山洞有两个绝美的女人陪着,随时可以占有她们的肉体,但是这么长期的呆下去也不是办法。张小天也琢磨过好几个办法,可好像唯有沿着进来的路游回去才是最靠谱的。可是自己是被吸进来的,对进来的路也是稀里糊涂。
  到底怎么办,怎么才能逃出去……

  「妈的,都是那个贱女人害的,不能轻易的放过她……」越想越气的张小天站了起来,在这鬼地方一直赤裸着身体的他,晃荡着胯间的巨物再次向小黑洞深处的张雪瑞走去。

  在路过火堆边的张雪莹的时候查看了一下她的状况,还是昏迷不醒,但是至少呼吸正常,不像随时要死的样子,但是这样不死不活的吊着张小天看着也是难受,这个童颜巨乳的小幼齿暂时还是享受不到了。

  刚刚才从张小天胯下承欢无数的张雪瑞刚刚才平复过来,那绝颠的快感还在脑海中盘旋,男孩那异于常人的大肉棒,坚硬如铁的巨物在自己娇嫩的下体疯狂的抽插,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送上极端快乐的天堂。她很难相信,长期接收特种训练的自己居然会在一个小男孩的胯下哀声求饶,被他的大肉棒操的淫水直流高潮不断。

  被束缚着平躺在地上的张雪瑞好不容易才平复的心情,在一想到男孩刚刚猛烈的抽插的情景,她的下体再次湿润了起来。「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淫荡的母狗?!!!
一想到男人下面的大肉棒就饥渴难耐,身体下面淫水直流?!!!而且想的还是一个强暴了自己,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小男孩的下体……虽然……虽然,他下面真的很大吧……」

  陷入一个怪圈的张雪瑞感觉到自己刚刚才高潮迭起的身体又开始有欲望在汇集。「啊……怎么会这样……不要……不要……」女人天生的矜持也无法地方欲望的来临。

  「母狗……你怎么自己就湿了?是不是想要我的大肉棒了!!!」正在与身体欲望做周旋的张雪瑞被男孩如魔鬼一样的恶心淫荡的话吓里一跳。

  「不可能……你这个畜生……」张雪瑞无论再怎么渴望被男人蹂躏和抽插,也不可能在这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男孩面前主动求饶。除非在绝颠的快感来临的时候,才有可能淫荡的叫出声。

  「你这么倔强的贱母狗,刚刚被我插得爱神求饶,现在倒是硬气了……」张小天放肆的用双手抚摸着女人精致柔滑的肌肤,被男人摸过的地方,张雪瑞感觉到有无数的热量透体而入,汇入欲望中。

  「滚开,拿开你的脏手……」虽然张雪瑞不断的挣扎,但是已经被完全束缚的她无法将身上作恶的手甩开,只能任由男孩的手玩弄自己的身体。

  没有办法的张雪瑞只能像是一具尸体一样,不做任何反应,苦苦忍耐身体的欲望,不给男孩一点点反应,保持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

  「啧啧啧……这个小母狗还挺倔强……」张小天看到张雪瑞这幅表情,也是邪恶的一笑。这几天每次张小天玩弄张雪瑞的时候,她都是这个样子,但是干到最后,这个倔强的女人还是会哀声求饶,在自己的胯下撅起自己的丰臀,祈求更深的抽插和更猛烈的撞击。

  「真是一个死要面的母狗……」张小天粗鲁的分开了张雪瑞毫无反抗的双腿,直接任她的小穴显露在自己的大肉棒下。

  大肉棒再次熟门熟路的插入了张雪瑞小巧的小穴中,但随着女人热情的淫水和自己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感觉到了男孩那绝世大肉棒的再次插入,那熟悉的饱满和微微撕裂的酸爽,让张雪瑞闭上的眼睛再次睁开,带着凶恶的眼神看着张小天,「王八蛋,你快拔出去……我会杀了你的,你这个畜生……」

  「别废话了,我的小母狗,每次你都这么说……可每次最后,你都求着我大力的干你……」张小天带着玩味的注视着一脸凶狠的张雪瑞。果然美女生气的时候也是美女,五官精致动人的张雪瑞就连生气也是美艳动人。

  「放屁……我……我……」张雪瑞被男孩直接揭了老底,难堪的有点无地自容。而凶狠的目光下隐藏的渴望欲望被张小天看的仔仔细细。

  在张小天缓慢的插入到最深处后,张雪瑞偷偷的长舒了一口气。

  「啊……你干什么……」被男孩突然猛烈撞击到子宫的张雪瑞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疼痛的惊呼。

  「没什么。我要开始动了……」俯身在张雪瑞身上的张小天邪恶的一笑。
  「你动就动,那么用力干什么,不知道轻点……」张雪瑞被男孩胯下的大肉棒猛烈的一撞,现在子宫还有点微微的疼痛。可她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像一个撒娇的小女孩。

  「叫我一声老公,我就轻点……」张小天在张雪瑞耳边轻声的说道。

  「神经病……」不管张雪瑞有多像小男孩用胯下的大肉棒用力的抽插,用巨物塞满空虚的肉穴,在这个时候女人的坚持和面子,都让她不可避免的选择拒绝。
  「啊……疼……畜生……轻点啊……要烂了……疼啊……」张雪瑞感到自己的下体仿佛被人用烧的通红的铁锤不断的蹂躏,子宫口都要被粗大的铁棒捅穿了。撕裂的痛楚和猛烈的撞击让她整个人都要晕过去。

  「叫我老公……叫了我就放过你……」张小天继续用力的在女人稚嫩的小穴内捣鼓,一边带给女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一边用诱惑的语气征服女人的骄傲。
  「不……啊……不可能……不可能……我……我不会屈服的……」双目已经开始晕眩的张雪瑞,死咬着牙关,凭着最后的点勇气和坚持抵抗着男孩无理残暴的摧残。

  「那……就不要怪我了。」已经非常高频率的撞击和恐怖的抽插深度,让张雪瑞感到了无边的绝望。谁知道张小天居然还能加快抽插的速度和插入小穴的深度。这让张雪瑞彻底的绝望了。

  「啊……救命……啊……要死了……要死了……呜呜呜呜……我……我……我说……我说啊……下面要被捅烂了……啊……」绝望的张雪瑞终于懂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坚持都是玩笑,只能让自己自讨苦吃。

  「嘿嘿……早这样,你又何必受这样的苦呢?」看到身下赤裸的女人放下了最后的一点骄傲和矜持,面带泪水的选择了屈服,猛烈的抽插终于缓慢了下来。
  「叫吧……老公我可是等着你呢……」张小天停下了在小穴内肆虐的大肉棒,面带玩弄意味和胜利者笑容看着身下屈服的美人。

  「我……我……老……老公……」委曲求全的张雪瑞不会想到,一直坚强和强大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在一个男孩的抽插下屈辱的喊他老公,而且这还是强暴了自己夺走了自己第一次的男孩,一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男孩。

  「我……我……呜呜呜呜……啊啊啊……」内心其实强大的张雪瑞,长期接收特种训练的张雪瑞在这一刻脆弱无比,自己居然屈服了,臣服在这个把肉棒残忍的插入自己娇嫩小穴的小男孩。彻底的崩溃让张雪瑞哭泣的像一个委屈的小女孩。

  「哈哈哈哈……你不是骄傲么?你不是偷袭我么?你不是很牛逼么?你……你……现在还不是躺在我的胯下,被我的大肉棒干的死去活来……哈哈哈哈……」打了一场胜仗的张小天犹如发了疯的战神,粗大的肉棒在张雪瑞粉嫩的小穴不断的飞快进出,原本晶莹的淫液被摩擦的奶白,随着男孩的撞击四处飞溅。

  「我操死你这个母狗,我操死你这个贱货……」不知道下一步给怎么做的张小天,现在只能将一头怒火发泄在张雪瑞雪白娇嫩的肉体上。

  「啊……啊……操死我啊……我也不想活了……操死我……干死我……」放弃坚持的张雪瑞就像是放弃了一切矜持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头脑发懵只知道本能求欢的母狗。

  「就是你这个贱女人,害的我们掉到了这个鬼地方,以后只能莫名其妙的死在这了……」越说越激动的张小天开始不顾不管的死命抽插,两个人肉体相连的地方的撞击声都快连成一片。

  「对……就是我害死你们的……你报复我啊……你干死我啊……啊啊啊……再快点……再猛点……插烂我的小穴……捣烂我的子宫……啊……」疯狂的女人更是恐怖,如果不是张雪瑞被绳子帮着,可能现在都能翻过身,把张小天压在身下自己骑在肉棒上一顿抽插。

  「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太爽了……太爽了……啊……啊……」张雪瑞还是抵不过张小天的抽插,先一步走上了通往高潮之巅的道路。

  「啊啊……快点……再快点……要来了……嗯?」正大步走在奔向高潮之巅路上的张雪瑞突然发现,刚刚还猛烈抽插大肉棒已经停止了运动,只是停在自己体内静静的等候,而男孩也已经停止了动作,正邪恶的附身看着自己。

  「叫我……叫我,我就给你……」

  「老公……老公……用力……用力啊……」已经叫出口的张雪瑞早就没了那个坚持和骄傲,现在被吊着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难受的要死。

  「叫我主人……」张小天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

  「主人……主人……啊……好爽……」女人的堕落速度之快让张小天也有点诧异。张雪瑞早就自暴自弃了。现在对她来说叫老公和叫主人没有什么区别,只要男孩把他那得天独厚的大肉棒继续猛烈的抽插,送她到最后的快乐天堂就好。
  「真是一个淫荡的母狗……居然恬不知耻的做别人的性奴……」张小天一边猛烈的抽插着女人的肉体,一边侮辱着这个已经堕落的女人。

  「是……我就是母狗……就是一个挨操的母狗……主人大力的操我……啊……啊……」

  「操……真他妈爽……干死你……主人干死你……叫我……叫我爸爸……」
  张雪瑞正在疯狂的身体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原本迷茫的眼睛微微透出了一丝惭愧和内疚的神色。

  「快叫我……快……你这个不要脸的母狗……快叫我爸爸……」张小天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张雪瑞原本粉嫩的小穴都被快速的摩擦变得血红。

  「啊……啊……太快了……啊……好爽……不行了……爸……爸爸……爸爸……操我……」原本还在抗拒的张雪瑞,被男孩突然疯狂的加速抽插弄得再一次迷糊了大脑,整个人又一次陷入了欲望的深渊。

  「女儿……女儿……我的小母狗女儿……我要草死你……」张小天不管不顾的一顿飞速的抽插。

  「啊……啊……爸爸……爸爸……你要操死女儿了……」张雪瑞已经开始疯狂的尖叫,即将踏入极乐的她肆意的呼喊着这个在自己身上玩弄的男孩。

  她居然叫这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孩,这个把大肉棒深深插在自己小穴深处的男孩「爸爸」,而她居然还在哀求这个男孩来插死自己这个「女儿」

  欲望带来的疯狂开始在这个小山洞里蔓延。

  「不行了……不行了……爸爸……爸爸……女儿要去了……啊……啊……啊啊啊……爸爸爸爸……」

  「我也来了。我要干穿你……干穿你……爸爸要干穿女儿……」张小天开始疯狂的挺动着腰,用自己胯下的大肉棒不断的轰击张雪瑞紧闭的子宫口。

  「啊……不要……爸爸……太猛了……女儿……女儿受不了了……下面要……要……要捣烂了……」失去理智的张雪瑞开始胡乱的叫喊着,张牙舞爪的四肢死死的抱住张小天的身体。

  「啊……给我开……爸爸捣死你这个下贱的女儿……」满眼通红的张小天开始疯狂的做着最后的冲刺。

  「啊……烂了……烂了……啊……啊……烫……烫死女儿了……爸爸的精液好烫……」

  身陷高潮之中的张雪瑞突然浑身绷紧,双目泛白,嘴角的口水不受控制的往外流,下体一道金黄的液体急速的窜出,打在张小天的小腹上,尿液四溅。这个外人高攀不上的女神一样的人物,就在此时此刻,在张小天这个恶魔一样的人身下居然被干到双目失神,口水直流。

  而张小天胯下的巨大肉棒终于轰开了张雪瑞紧闭的子宫口,深入到女神一般的张雪瑞身体的最深处,在里面播撒精液的种子。

  汹涌而出的精液将张雪瑞小巧的子宫填塞的满满当当,而连续不断射入的精液已经将张雪瑞平坦的小腹微微鼓起。

  张小天猛地将肉棒拔出,将还在喷射的巨物强行塞入张雪瑞高潮时失神张开的口中,继续用男孩污浊的精液玷污着张雪瑞纯洁的口腔。

  「唔……唔……咕噜……咕噜……」因为高潮而失神的张雪瑞本能的用自己的小口含住男孩胯下的肮脏的大肉棒,不顾上面还混合着自己的淫液和尿液,含在口中不停的吸允,大口大口的喝掉男孩射入口中的精液。

  张小天疯狂的射精后也是感到一阵无力,软坐在同样瘫软的张雪瑞身边,依旧将自己微软下去的大肉棒插入女人湿润的口中,任她温柔的含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的舌头还在不停的在大肉棒上面舔舐。一场大战之后的张小天都快要睡着的时候。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真不怕我一口把你的宝贝咬下来?!!!」幽幽的一阵声音传来,吓得张小天一激灵。

  「你……你……怎么醒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