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制受精
强制受精
 「怀上吧!妈妈!给老子怀上吧!给老子怀上那带有肮脏血液的野种!」说完,我张开了我的牙齿,壹口咬在了妈妈的肩膀上,狠狠地撕咬着,用要出血的程度撕咬着妈妈雪白无暇的脖颈!

  嘭!的壹声巨响!

  老周狠狠地关上了房门,仿佛也关上了沈冰最後的壹根救命稻草!

  假如那壹天老周能够察觉到他的儿子正在逼奸他的妻子,後面沈冰也不会发生那惨绝人环的人伦悲剧了!

  於此同时!周斌生殖器官的精液也射在了他的亲生母亲——沈冰的阴道里!!!

  苍天呐!!!

  不!

  完了

  这是沈冰最後的念头!

  沈冰把脑袋低下了,不,正确地来说,她的脑袋是被我的手掌按在了地上,仿佛到了壹种服从的阶段。

  嘭!

  又是壹声绝望的关门声,沈冰的美眸紧闭着,她仿佛感觉到了,她这辈子……到尽头了!

  我把拉着手里的皮绳,把妈妈从床底下壹点壹点地拉了出来……妈妈双眼无神,精液顺着她的大腿往外溢,她也不想跑进浴室了,眼神空洞无比地看着我,仿佛陌生又空洞。

  「妈—— 以後,为我怀上吧!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儿子的。」我把两只手从後面摸着妈妈的小腹,子宫的地方,妈妈仿佛被我这壹声声音从深渊里面拉了回来。

  「不!你想都别想!」妈妈挣紮着想要起来,但是却被我拉住了。

  「今天是你的危险期对吧?」我看着妈妈,妈妈挣紮了几下,被我用男上女下的姿势按在床上。

  啪啪啪!我的屁股和妈妈的屁股不停地冲击在壹起,房间里面发出啪啪啪的下流声音。

  「大腿夹紧,那你的丝袜勾住老子的腰!」我对妈妈发出命令,看着冷漠的妈妈,脸上不说,但是胸部被我插得晃动个不停。

  「没听见是吧?!」说着,我拿起了鞭子。

  「别,别打!」

  妈妈红着脸把她性感的丝袜大腿勾住了我的腰,我知道,妈妈距离性奴也就只有壹步之遥了!

  劈劈啪啪!

  「臭骚逼!把老子夹射了!」我快忍不住了,看着妈妈的媚眼,她也快要高潮了,脸上喘气喘得不行。

  房间里面,母子二人正在激烈地进行着世人最为不齿的母子交构!

  此时的沈冰和周斌,已经不算是壹对母子,只是变成了令人唾弃的只知道交构,母子之间根本不是做爱,就只是繁衍後代的交配!

  正所谓孝儿日母逼,母子逆天伦!

  之後的几天,我把妈妈给扒光了,家里只能够穿丝袜和蕾丝内衣,涂着鲜红色的指甲油,和化最好的妆。

  在厨房妈妈做菜的时候,那舌头舔着妈妈的阴道,妈妈颤抖着,继续炒菜,生怕把菜炒糊了,我白了她壹眼,在她阴道里面放了个跳蛋,妈妈的大腿夹紧了,粘液流了出来,我舔得兴奋,妈妈炒到了壹半,把铲放下了,两只手撑在炉子前。

  「别舔了,难受……」妈妈对我吐出几个字。

  「大声点!」我壹巴掌扇在妈妈的屁股上。

  「我有感觉了,别舔了……」妈妈咬着嘴唇对我说。

  「继续炒!」我对妈妈命令,继续舔。

  妈妈颤抖着手开了炉子继续乱炒了几下。

  我站了起来,在妈妈背後插了进去,啪啪啪地摸着妈妈的奶子和腰,在厨房里面把妈妈干的啪啪作响,妈妈紧咬着嘴唇不敢说话。

  「老子要射了!」我对着妈妈大声说。

  「射就射呗—— 」妈妈无奈地白了我壹眼,看了我的目光以後,默默地把炉子关了。

  然後趴在了地上,四条腿像条狗壹样趴着。

  「请……主人……让贱奴受精……把精子……射入妈妈……射入……射入……「「射入哪里!」我壹把抓住了妈妈的头发说。

  「射入贱奴沈冰下贱的子宫,让贱奴……受精。」妈妈已经被我调教的很好了,我啪啪地抽动了两下,射在了妈妈的子宫里。

  又在厨房插了妈妈几下,我让妈妈把菜端过来。

  「做什麽?」妈妈把菜端在了我的面前。

  「别鸡巴乱动!等下把菜给老子吃了。」说完,我撸动着鸡巴把精液射在菜里面。

  妈妈看到这壹幕,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看着我。

  「怎麽,不想吃?」我看着妈妈说。

  「不是……」妈妈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对於我的行为难以理解的同时感觉到了无比地屈辱。

  「怎麽说?」我挑起了妈妈的下巴。

  「感觉主人恩赐贱奴精液。」妈妈壹脸冰冷地看着我说。

  「哈哈—— 好—— 」我大笑让妈妈吃我射完精里面的饭菜。

  几个星期後,妈妈突然吃饭的时候吐了,妈妈冷冷地看着我去拿了验孕棒,结果当然是——两道杠。

  怀了!这麽快怀上的能是老周的吗?沈冰心想。

  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这个乱伦的畜生,要打掉!

  沈冰下定了决心,过几天沈冰就打算准备偷偷壹个人跑去医院打掉这个该死的孽种!

  至此,我的第三步已经完成了,让妈妈【强制受精】!

  「妈妈这种性格的女强人,身为壹个平时严厉女教师是肯定不会在课堂上挺着大肚子上课的。她壹定会把肚子里面还没出怀的孩子给打掉!」我想着,和我这壹步的计划壹模壹样。

  我查过了,堕胎要是在35天以前是肯定不行的,妈妈应该会在刚好35-60天以後把孩子给堕了。

  想了想,很快,我的详细计划就给做好了。

  在这段时间里面,也是时候进行下壹步,第四部,也就是开发妈妈的处女肛门——开苞【破肛】了!.

  【肉屌破肛——泣血染床!】

  妈妈这几天死活不同意和我做爱,又不说原因,不用说,肯定怀了,怕做出事,我就随便找了壹个借口和妈妈说。

  妈妈媚眼如丝地看着我,不停地在沙发前面吞吐着老子的肉屌。

  「不行,噗……不能做,噗嗤……忍壹忍。」妈妈看着我说。

  「为什麽?」

  「噗嗤……噗嗤……不行,没有为什麽!要不行……噗……以後口交乳交也没了……噗嗤……噗嗤……听懂了吗?!」妈妈说着,轻轻地捏了捏我的睾丸。

  「少给老子啰嗦!拿你的奶子夹紧!」我扯了扯妈妈脖子的黑色皮绳,喝了壹声。

  妈妈跪着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慌忙用她雪白的奶子夹紧伺候我,用舌头轻轻地甩着伺候着我的龟头。

  「那用後面吧!」。

  「後面?什麽後面?」妈妈白了我壹眼说。

  「用你的……肛门。 」

  「什麽?!那麽脏的地方!」

  「你是老子的女人!老子都没说你脏!把屁股对着老子!」我壹巴掌朝妈妈的奶子甩了过去。

  妈妈不情愿地在老爸和她做爱的床上把屁股对准了我。

  壹串肛珠就这麽塞在里面,白色的拉环对着我。

  「真他麽的下贱!」我骂了壹声,妈妈脸红着没有说话,感觉到了无比的屈辱。

  刷!噗噗噗噗噗噗……

  妈妈夹紧着屁眼但是在我的蛮力之下,壹串肛珠就这样猛地被我拉了出来!

  「嗯—— 」妈妈呻吟了壹声。

  趴在床上,把屁股翘高!

  妈妈沈默着趴了下去……

  刷!的就是壹血鞭!

  「老子让你把屁股翘高!」

  「是……」

  妈妈疼的哭了壹下,默默地把屁股擡高了壹点。

  黑色的蕾丝长筒袜黑色的乳罩,把熟女教师的身材完整地勾勒了出来。

  我看着妈妈粉红所谓的屁眼,微微地张合着,用中指轻轻地插了进去,感觉到了壹阵湿湿滑滑,嫩嫩的感觉。

  妈妈感觉到肛门被异物插入,壹下子夹紧了,我用中指抽插了,把中指抽了出来。

  噗!

  妈妈又壹次把屁眼给夹紧了,我把中指在妈妈光滑的脊背上擦了擦,把妈妈的肉体当成了壹张厕纸。

  「把屁眼放松,用两只手给老子把屁眼扒开!」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把屁股翘高了,默默地用力把自己的两边的屁股瓣给掰开了。

  「说!求儿子主人开发贱奴沈冰的处女屁眼!」我对着妈妈冷冷地说。

  「求儿子主人……开发……贱奴……沈冰……的处女屁眼—— 」妈妈紧紧地咬着下唇,感觉到了无比的屈辱!

  「给自己的老公,戴壹顶绿帽!」我继续对着妈妈说。

  「你别太过分了!畜生!」妈妈转过头,冷冷地对我说。

  我深呼吸了壹口气,现在还不是时候,妈妈的心里面的难关心房还没有彻底打开,现在强行让妈妈做她不愿意做的反而是适得其反,壹个弄不好只会前功尽弃!

  所以,我忍了下来,看着妈妈冷冷的眼神,我暂时屈服了。

  「妈妈,对不起,我太过分了。」我吻着妈妈的嘴唇,妈妈撇过头继续趴在床上,壹言不发地把她两边的屁股瓣掰开。

  「还进不进来了?!不弄就算了!」妈妈冷冷地说。

  就是这股冷艳的态度,让我的鸡巴壹哆嗦,差点射了!

  「还有!别给我壹口壹个老子老子地叫!尊重壹下,我可是你的妈妈!」妈妈冷冷地继续说。

  「好妈妈,老子进来了!」说着,我用两只手捆住了妈妈的乳房,把鸡巴对准了妈妈屁眼,眼神壹阵阴狠毒辣,用尽吃奶的力气往前壹插!

  和妈妈交构了壹年,我的龟头也从粉色变成了黑色,在屁眼吞吐之间,我找了壹个空隙,就是这麽壹个小小的空隙,壹分钟之後就变成了这辈子妈妈难以忘怀的噩梦!

  我轻轻地用马眼顶住了妈妈的屁眼,妈妈还在放松,仿佛壹件普通的玩具壹样奈何不了她,但是她没想到我的龟头因为强烈的刺激而充血,导致壹瞬间强劲的力道让沈冰仿佛回到了初次被她老公破处的时候!

  「痛啊!!!」沈冰带着哭腔,大声喊了出来,雪白的脚趾死死地瞪着床单。

  我对着妈妈激烈地反应早有准备,死死地捆住了妈妈的奶子,壹条手臂环抱住了妈妈的脖子,不给妈妈挣紮喘息的机会!

  下半身根本不管妈妈的死活,就只是不停地挺动!

  太紧了!实在是比那被抽插了十几年的阴道要紧的多,第壹次开苞让妈妈死死地夹紧了屁眼,不让我抽插。

  「妈的!真他麽的紧!」我死死地咬着银牙,妈妈挣紮的更加厉害了。

  「痛啊!放开!好痛!别插了!别动了!!!」妈妈壹边哭壹边怒吼着,想要把我从她的身上踢下来。

  「别鸡巴给老子乱动!好好给老子感受!」我的下体不停地挺动,房间里面,39岁的沈冰和18岁的亲生儿子周斌在尽情地肛交!

  我死死地挺动着,把妈妈的屁眼当成了阴道,发泄性欲的工具。

  房间里面发出了啪啪啪肉臀碰撞的声音。

  「痛!痛啊!别插了!……痛!」妈妈挣紮了壹会儿,没力气了。

  鲜红的血液顺着妈妈的屁眼流了下来,流到了被单上,更是激起了我的兽性,插得更加用力了!

  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很冷吗?!冷啊!插死你!

  「等老子把你的屁眼给干黑了,干大了,以後你就给老子拿肛塞塞住,每天给老子发泄!」我咬牙挺动,没过几秒,妈妈的屁眼感觉缩的实在是太紧了,我就在妈妈的屁眼里射了出来!

  妈妈就像是壹条死狗壹样趴着,痛的没办法说话了。

  慢慢地,我把鸡巴从妈妈地屁眼里面抽了出来。

  噗!的壹声,妈妈就像是放屁壹样,慢慢地把我的精液从她的屁眼里面排了出来,噗噗!又是两声,肛裂之後红色的血液混合着白色的精液泛着泡沫流到了床上……看着那些血色和白色混合着的泡沫,两年了,我从壹个处男逼迫到逼迫妈妈利用中考和我乱伦,到今天终於如愿以偿得到了妈妈的肛门,成功完成了第四步用我的鸡巴帮妈妈开苞【破肛】了,这时候,是需要休息多两个月,然後进行最恶毒最狠辣的第五步了!

  开肛之後,妈妈迷茫了,我也开始学会了抽烟,我点了壹根烟,坐在床头上,拿屁眼坐在了老爸的枕头上,扯住妈妈的头发,把妈妈的脑袋拉了过来。

  妈妈痛的动不了,看着我那根带有她血液还有屁眼脏东西的鸡巴,壹瞬间不知道干什麽。

  「怎麽,不想舔吗?那就插阴道吧!」我知道妈妈怀上了我的种,自然拿这个要挟妈妈。

  妈妈壹听到我要插她,没过两秒,就闭着眼睛含住了老子的鸡巴。

  我仰着头,躺在老爸老妈交构过的大床上,霸占着老爸的妻子,还让她怀孕,这种感觉真是令我无比惆怅,我抽着烟看着妈妈。

  「给老子好好舔,从下面根部往上舔……对,睾丸也要好好吸住……这两年真是没有白白调教你。」我摸着妈妈的脑袋,妈妈顺从地吸着我的鸡巴,享受着被征服的快感。

  她舔的很慢,似乎是因为刚刚开肛破处了有点难受和痛苦,我也没催她,就这麽壹直让她慢慢舔,吸允我的龟头,因为最恶毒最狠辣的下壹步还在酝酿。